北京各区出“奇招”破解最后一公里治理难题

2018-12-11 07:0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吹哨报到 破解最后一公里治理难题

在加快推进首都社会治理体系和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过程中,北京,这座特大型城市,面临着千头万绪、错综复杂的治理难题。而“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恰恰为破解最后一公里治理难题开出了一剂良方。这一机制源自基层探索,它服务基层,通过执法力量下沉,对久治不愈的顽症,产生了特效,为“像绣花一样”精细治理城市作出了有益探索。

2017年初,平谷区的一声哨响,吹开了北京市“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的序幕。一年多时间里,这一基层治理经验在全市落地开花。这项创新举措,更是摆上了中央深改委第五次会议的案头,还被会议定性为“聚焦办好群众家门口事,打通抓落实最后一公里”的有效做法。

源起

平谷首创“乡镇吹哨、部门报到”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说,“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京华大地落地生根的生动实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处理好都与城、舍与得的关系’,‘要构建超大城市治理体系,城市管理应像绣花一样精细,要靠精治、共治、法治,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这些论述为我们做好新时代首都城市管理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

而北京首创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便是实现精细化治理的一个生动写照。说起这个制度的源头,还要追溯到2017年1月的平谷区。当时为了治理多年来屡禁不止、屡治不绝的盗采金矿、盗挖山体、盗偷砂石等事件,平谷区开展了“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工作试点,要求乡镇“吹哨”后,各相关执法部门必须在30分钟内“报到”。同时,将执法主导权下放到乡镇,赋予了金海湖镇党委对相关执法部门的指挥权,通过上下联动,建立了联合执法机制,并且要求“事不完,人不撤”。这一做法大大增强了条块合力,有效根治了盗采盗挖的违法行为,对于破解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难题具有借鉴意义。

机制

权责下沉到基层 解决“作为”难题

“吹哨报到”是本市基层治理的智慧结晶,有了上述成功经验,北京市委因势利导,在总结平谷区探索实践的基础上,将其提升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作为2018年全市“1号改革课题”。哨声响了,基层该如何响应?目前,本市探索出了执法力量到综合执法平台“报到”、街道干部任街巷长沉到基层“报到”、驻区党组织和在职党员“双报到”、通过“周末卫生大扫除”组织党员干部到现场“报到”这 4种主要的“报到”形式,推动力量下沉。

下沉是“吹哨报到”的又一要义,主要是通过推动资金、资源、力量等因素向基层流动。比如,在全市290个街乡建立了实体化综合执法中心,普遍采用“1+5+N”模式,即1个城管执法队为主体,公安、消防、交通、工商、食药等5个部门常驻1-2人,房管、规划国土等部门明确专人随叫随到,配强基层执法力量。西城区在机构改革中就坚持编制向下走,为全区街道增加了212名科级领导,职数量增加91名事业编制。

另外,“吹哨报到”的一个重点是从制度上为街道组织赋权,落实街乡党(工)委四项权力,即对辖区重大事项的意见建议权;对辖区需多部门协调解决的综合事项的统筹协调和督办权;对政府职能部门派出机构领导人员任免调整奖惩的建议权;对综合执法派驻人员日常管理考核权。

有了这样的机制度保障,哨声“吹响”后,各部门云集,城市环境得到整治、停车难问题得到改善……一项项城市“痼疾”正逐步破题,更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正在形成。

亮点

16区哨声响  各区出“奇招”

目前,“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已在全市半数街道乡镇试点,16个区“哨声”此起彼伏,许多市民家门口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得到妥善解决。而各区在落实吹哨报到机制的过程中,也结合自身特点各出奇招,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制度增色不少。

比如,东城区创造性地增设“社区专员”一职,由正科级领导干部担任,每名社区专员负责1至3个社区的工作。东四街道二条社区专员高洋原来在街道组织人事部负责党建方面的工作,在今年5月底改革试点时,她便有了社区专员这一新的身份。脱掉了西装和高跟鞋,换上了休闲装和平底鞋,背着挎包、带着笔记本,高洋每日在胡同里与老百姓打成一片。

对于跨行政区域的难题该如何解决?丰台区则创造了“联合执法”的形式,建立边界线协同执法治理机制,实现跨区域联合执法。会商定则、分类处理、数据分析、依需施策,通过这样的形式,太平桥街道就顺利清理了与卢沟桥乡相交界的小区垃圾、联手卢沟桥乡共同治理游商摊贩,治理成果立竿见影。此外,还有西城区的大数据助力城市治理、东城创设小巷管家美颜街巷、石景山区党建引领旧城改造等等一系列创新举措,也成为城市治理过程中的亮丽风景线。

点赞

干部走入百姓 满意度提升

一声声哨响,吹来了职能部门,也吹走了萦绕在老百姓心头的阴霾。“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效果有目共睹。采访中,不少群众反映:乡镇、党员干部走街串巷、进门入户的脚步多了,机关化倾向少了;百姓的笑脸多了,牢骚话少了。家门口小事办得越来越多了,遗留问题越来越少了。

根据北京市委改革办的统计表明,“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探索增强了市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全市在职党员回社区参与各类活动49万余次,为民办实事40412件。北青报记者还从本市12345热线了解到,1至8月市民对政府工作肯定表扬的来电数量同比上升17.37%,对城市运行中不稳定因素和突发事件的来电数量同比下降22.79%。

相关调查显示,八成以上居民对背街小巷环境整治表示满意,超过九成居民对开墙打洞、无证无照经营和老旧小区整治表示满意,95.3%的居民对占道经营整治表示满意。今年二季度,市民安全感同比提升了1.4和1个百分点。本月初,市委组织部表示,将在全市全面推开这一改革。

现场

石景山区金顶街街道模式口村:

老街坊议事厅“吹”来责任部门

“我们这个170号就得安个路灯,不然我们老居民就得拿着手电摸着走。”“大家觉得安装壁灯还是立式的路灯?”11月27日下午,石景山区金顶街道模式口村,一场“背街小巷安装路灯协商会”在“老街坊议事厅”热烈开展,11位老居民代表和相关部门负责人齐聚一堂,正在商量该如何为胡同小巷安装路灯。

当天,协商会的发言热烈而有序。“我们家门口就缺一站路灯,这胡同比较窄,路面也不平整,老人晚上出门特别不方便,希望赶紧给安装起来。”“我家门口也是。”面对居民强烈的诉求,主持会议的模式口村社区居委会主任杜健民说:“大家放心,我们肯定会在这条170号胡同做试点,现在咱得确定到底以什么形式安装,装什么样的灯,是先做试点还是一次性全面铺开。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现场参会的不仅有居民代表,还有街道派出所、区城管委、金顶街道相关负责人、承建方石泰公司负责人、居委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对此,模式口村社区居委会主任杜建民解释道:“之所以请这么多部门,就是以居民的诉求为中心,向各职能部门吹哨,涉及到哪个部门就要求哪个部门来。比如这个事情就涉及到房屋性质、电路改造等等,还有出资方金顶街道,负责后续管理的区城管委,都来到了现场。”

关于安装什么样式的路灯,大家各抒己见。有的居民表示,可以安装太阳能式的,有的建议采用壁挂式,也有的则推荐采用立式路灯。这时就有居民质疑,太阳能式的会不会容易丢失,还有的居民表示,壁挂式的路灯照射范围可能会太小。也有人建议,可以根据周围的老北京胡同的风格,选择仿古式的路灯。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讨论得十分热烈。“在整个社区,没有路灯的背街小巷还有10余条,我们希望先在这条胡同进行试点,再向其他胡同推广。如果今天的讨论通过了,近期就能开展安装事宜。”杜建民说。

据了解,该社区每个季度都会开一次这样的协商会,尤其是针对居民反映比较多的事情进行讨论,有的就直接现场消化,有的就上报相关部门,再开会协商解决。目前,已经帮居民解决了5个大问题,包括居民的买菜问题、南小街改造后居民的停车问题、部分居民的送水问题等等。如今,石景山区150个社区已经有了这样的“老街坊议事厅”,“老街坊”参与共商共治已经成为石景山精治共治的常态。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钟声胡同:

“吹哨”解决居民买菜难

12月10日一大早,位于西单钟声胡同23号的百姓生活服务中心刚开门,不少居民就赶过来买菜。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西长安街街道获悉,这个本月初试营业的社区服务中心,通过“街道吹哨、部门报到”,不仅解决了胡同居民买菜难题,还提供“私人定制”服务,居民需要的针头线脑都可以代购。

钟声胡同百姓生活服务中心外观为仿古建筑,主要经营蔬菜、水果等日常生活品,店里的水果和蔬菜种类丰富,有70多种蔬菜和50多种水果。很多畅销菜,比如大白菜、西红柿,价格跟周边超市差不多。正在挑选大白菜和白萝卜的陈阿姨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前社区买菜一直不方便,很多居民要跑到一公里以外的超市。现在便民菜店就开在家门口,想吃什么随时可以过来。

西长安街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了解到钟声社区居民买菜难的问题后,街道和社区吹响集结哨,联合多部门共召开了3次街道吹哨部门报到会议和1次现场调度会。经过协调,钟声胡同23号这处腾退后闲置地块被敲定改建为百姓生活服务中心。今年10月改造前,钟声社区还举行了一次居民代表意见征询会,50多名居民代表填写了《钟声社区民意调查问卷》,有居民代表提出:“希望店里的蔬果肉蛋物美价优,更重要的是保证新鲜,要是有针头线脑卖就更全乎了。”

“现在店里不仅可以买到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还可以买到少见的针头线脑。”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向居民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百姓生活服务中心开设了“私人定制”服务,比如针头线脑这些居民买不到的小件商品,店里都可以代购。

“从过去的街道‘有责任、没权力’,到如今把委办局和街道真正联系在一起处理问题,西城区推动行政执法力量下沉街道。”西城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在落实“街道吹哨、部门报到”的实践中,各街道普遍建立了街道工委书记、社区党组织书记、街巷长三级“吹哨”,区级部门、街道科站队所、社会单位三级“报到”机制。即:街道在解决重大疑难问题或历史遗留问题时“吹哨”,按照事前沟通、报到会商、确定方案、协同执行的问题解决流程;社区在需要街道科室、驻街道科站队所报到解决问题时“吹哨”,按照事件甄别、吹哨会商、行动监督的问题解决流程;街巷长在解决巡查过程中发现的问题或者社区居民向街巷长反映问题时“吹哨”,按照查验问题、定向吹哨、处置上报的问题解决流程。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蒋若静 李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