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过大年:回迁村民喜筹"村晚"

2019-01-31 15:4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回迁村民喜筹“村晚”

春节临近,在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张罗年货时,大兴区榆垡镇南庄村的张荣英大姐也是一刻不识闲儿。只不过她不是为了自家忙,而是在为全村人筹备一场回迁村民的“村晚”。

一台“村晚”

演出人员:南庄、东宋各庄、西宋各庄三个拆迁村的村民

组织者:张大姐

演出时间:大年三十下午两点

演出地点:空港新苑回迁小区

节目安排:吵子会 扇子舞 旗袍秀 歌曲 交谊舞 ……

演出目标:找回村里过年的热闹

一台村晚紧张彩排

昨天,记者在求贤剧场见到张大姐时,她正站在舞台下指导着队员们排练。台上的队员们身穿喜庆的红色秧歌服、手持彩扇卖力地演出一出扇子舞。“动作不够齐。”“后面的脚步快一点,跟上!跟上!”张荣英站在台下,扯着嗓门纠正着队员的动作。队员们跟随着音乐节拍,一遍遍练习,每结束一段,张荣英还会上台亲自示范动作。“马上就要到大年三十了,这是咱们在新家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搬迁后的第一次‘村晚’,咱得演出自己的精气神来,大家再加把劲儿!”  

张大姐的手里攥着一张手写的节目单,上面写着:《扇子舞》《秧歌》《旗袍秀》《吵子会》……一台小小的“村晚”,节目内容如此丰富,既有传统的民间艺术,也有现代时髦的表演形式。“虽然这次‘村晚’没有奢华的舞台、大牌的明星,但是晚会的主角就是村民们,表演的节目也都是村民们喜闻乐见的。”

回迁村民拉起了文艺队

记者了解到,这些文艺队都是由因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而搬迁的南庄、东宋各庄、西宋各庄三个村的村民组成的,而这些文艺队的组织者都是张大姐一人。“其实要说为啥组织这么多文艺队,也是机缘巧合。”2015年,张荣英一家因机场建设搬离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在回迁安置房建好前,租住在新城家园小区。“以前农闲时就爱和姐妹们跳跳广场舞。搬迁以后,没有土地可种了,乡邻也都住得分散了,总在家闲着,觉得闷得慌。”为了解闷儿,张大姐置办了一台音响,召集了五六个住同一小区的姐妹,在小区外的小广场上重新操练起来,“这舞一跳,心里就畅快开心多了!”

见她们广场舞跳得起劲,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广场舞队逐渐发展到30多人。后来,有人向张荣英提议:“光跳广场舞不带劲,咱再学点别的吧!”张荣英心想,队伍里的能人不少,队员们又兴趣高昂,就陆续组建起了扇子舞队、合唱队、旗袍队、戏曲队等,队伍逐渐壮大到50多人。张荣英还经常带领着队员们去各村、镇里、区里参加演出,在当地变得小有名气。

新居里找回村里过年的热闹

去年9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回迁安置房——空港新苑小区建成并交房。张大姐领到新房钥匙后,第一时间开始装修布置,赶在今年1月初搬进了新房。“虽然新房建成了,但大部分村民还没搬回来,都在外面租房住,新小区里年味儿有些淡。”张荣英决定,给村民们办一场精彩的文艺晚会,让大家重新聚在一起,找回以前在村里过年热闹的感觉。

找村支书商议,找物业协调场地,列节目单,找演员,准备服装道具、排练节目……为了这场“村晚”,张大姐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月。在众多节目里,张大姐最期待的就是《吵子会》。“吵子会是传统花会,也是村民之间拜年的传统。以前在村里时,每年大年初一,南庄、东宋各庄、西宋各庄3个村的村民会组成一支长长的队伍,打着吵子一条街一条街地转。听见吵子声,村民们就走出家门,拿着家里的好茶、好烟和水果分给大伙儿一起吃。”提起以前过年时的热闹场景,张大姐仿佛历历在目。自从搬迁以后,这样的老传统已经停了两年,现在村民们搬回了新家,又能聚在一起了,“吵子一响,村民们就都回来了。”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褚英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