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入室抢劫女性该如何做 从庭审现场得到的有用启示

2019-03-21 14:2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从庭审现场得到的有用启示

昨天(20日)上午10时,22岁的胡某再次走上了法庭,他因为在同一天内连续两次入室抢劫而被诉抢劫罪。从18岁到21岁,他因为同样的罪名,在监狱服刑3年。从释放到再次被抓,间隔只有4个月。记者同时了解到,面对同样的处境,两名先后被抢劫的女性因为选择了不同的应对方式,一个人身毫发未损,另一个则被打成了轻微伤。

两小时内两次尾随入室抢劫

昨天法庭上,小学一年级都没上完的胡某,面对法官最初核实身份的几个问题,屡屡满头雾水,表达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意思。

胡某所犯下的两起抢劫案都发生在去年7月17日。当日17时许,他在通州区永顺镇运河西大街一个小区内,尾随受害人周某,趁对方开门时将她推进户内,并将门反锁威胁周某交出钱款,后周某被迫向胡某支付宝账户转账人民币6500元。两个小时后,他又在通州区复兴南里尾随受害人张某,趁张某开门时将她推进去,威胁、殴打、拖拽受害人并索要钱财,致张某右眼球钝挫伤、右眼睑瘀血,经鉴定为轻微伤。后张某被迫向胡某支付宝账户转账7097元。次日凌晨3时50分左右,胡某在朝阳区十八里店乡某宾馆被抓获。

不知何故,昨天在庭上,胡某突然说出了一番之前在警方和公诉机关讯问时从来没提及过的话:“我跟着她,不是想抢劫,就是想做一些不好的事儿……”嗫嚅再三,他终于表达出了“想发生性关系”的意思。“但是她善良的一面打动了我,我就没实现我的愿望,改了主意。”

离开周女士家,胡某紧接着又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行动。受害人张女士突然发现身后闯进来一名陌生男子,张女士立即喊救命,一边搏斗一边往门口冲,但体力不支,被打伤后,又被推搡进卧室,也是通过手机转账了7000多元。这次,胡某没有直接离开,他让张女士拿着身份证站在床边拍了照片,威胁对方“不许报警”,否则他一定会找回来报复。

受害人巧妙周旋未被伤害

第一位受害人周女士的应对全程,被她家中的摄像头全程拍了下来,既作为了呈堂铁证,又展示了一次“教科书般的应对”。

在法庭上播放的这段录像显示,突然发现身后陌生人闯入后,周女士本能地惊呼一声“吓死我了,你谁啊?”但随即冷静了下来。听闻对方抢劫的要求,周女士马上说:“我有钱,我给你,你要多少钱?”

胡某说:“拿!”

周女士答:“我现在就拿。”

但她也不是一味退让。很快,周女士指着家里的摄像头对胡某说:“你看见了没有,我家有摄像头,我老公随时都能看得见家里的事情。”接着,又打出了温情牌:“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我现在手里只有不到1万,你先把门打开……我给了你钱,你能走吗?”最后还有软中带硬的暗示:“我爸爸就是警察,但是我也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我肯定不报警。”

在这期间发生的情况都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在周女士的应对下,胡某开始装可怜。他自称家里借了2.3万元的高利贷,还不上了,被讨债的人逼得走投无路,不得已才入室行抢。此时周女士的表现,犹如一个大姐一般的关切询问:“如果不还的话,他们会……”

“追到家里。”胡某说。

胡某在收到周女士的两笔共计6500元的转账,并得到了周女士一再保证“不报警”后,出了门,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连续两次得手之后,他马上去足疗店消费了2000元,花800元“找小姐”,打老虎机、买吃的喝的……几个小时里挥霍了大约5000元。

直到庭审的最后,胡某还在纠结是不是“入室”抢劫、进了事主的家门到底主观目的是不是“抢劫”。他不断提出自己的意见:“我进了她家了,但是没抢劫……我抢劫了,但是我进她家的目的本来不是抢劫……”

警方提醒独自回家女性

多注意楼道内的陌生男

按照胡某本人的自诉,他幼年时期父亲犯罪被判刑15年,母亲扔下他跑了,爷爷早已去世,他是由奶奶带大的。这样的身世,加上基本没有读书学习的经历,使得他各种奇怪表现不足为奇。在抢劫现场,当面对他的是体格较弱的单身女性,受害人如何应对极为重要。

办理此案的民警表示,独自回家的女性,在单独进入电梯和楼道的时候,应该注意观察一下是否有陌生人始终跟随着,毕竟这种尾随入室的抢劫行为,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一旦发生又会非常危险。假如女性在楼道中遇到可疑人员,不可急于打开房门,最好立即走出去,前往人员密集的区域。万一遭遇侵害,被歹徒尾随入室,务必要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尽量与对方周旋,避免正面冲突,可以先答应对方的抢劫要求,做出配合的表现,软化对方态度,险情解除后第一时间报警。

庭审最后阶段,检察官表示,被告人在庭上一再表达出犯罪是因为“报复心理”的影响,显示出他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胡某则在最后陈述中说:“我只想从轻处理,只想早点去服刑,早日回归社会好好做人。”本案将择日宣判。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