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怀民首次携双舞作《白水 微尘》亮相国家大剧院

2019-03-29 18:0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自2009年一部飘逸灵动气韵十足的《行草》起舞国家大剧院,台湾云门舞集十年间和国家大剧院就结下不解之缘,由云门舞集创始人兼艺术总监林怀民编创的《流浪者之歌》《九歌》《松烟》《水月》《稻禾》等舞蹈作品先后登台。十年后,林怀民将首次携双舞作《白水 微尘》于4月18至21日亮相国家大剧院。3月29日,即将卸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身份的林怀民现身国家大剧院,分享《白水 微尘》的创作历程以及和国家大剧院的十年情缘。

ql20190329aywh003

从《行草》到《白水 微尘》

林怀民双舞作首登国家大剧院

根据古籍记载,“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相传存在于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1973年,林怀民以“云门”为名,创办台湾第一个职业当代舞团“云门舞集”。云门舞集基本训练包含现代舞、芭蕾、太极导引、静坐、内家拳等,以包容东西方技术磨练出来的身体,透过林怀民巧妙的呈现,造就了享誉国际的云门动作风格。云门舞码丰富精良,舞技精湛,获得观众和舞评家的广泛赞誉。早在2009年,林怀民就携《行草》首次登台国家大剧院,以其飘逸灵动又不失现代意识的风格打动北京的观众。此后,林怀民有计划、有步调地甄选作品带到国家大剧院的舞台,2011年《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场、2013年《九歌》云卷云舒、2014年《松烟》淡墨飘香、2016年《水月》波光潋滟、2017年《稻禾》稻浪风涛,云门舞集一次次为观众带来极致视听飨宴。

而在2012年至2018年间,云门舞集二团也以《云门新声》《断章》《来》《十三声》等舞作来展现云门舞集的艺术传承与鲜活未来。2017年底,林怀民宣布将于2019年底正式卸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2020年起由云门舞集二团艺术总监郑宗龙继任。此番林怀民现身国家大剧院,以双舞作《白水 微尘》带来自己身为云门舞集艺术总监的谢幕演出。林怀民说:“我以往的作品都是长篇的,这次云门带来两个作品《白水》和《微尘》。它们就像柠檬水遇到伏特加,是张力非常大的一场演出,大家绝对不要错过。” 

如柠檬水遇到伏特加

林怀民风格迥异双舞作突显戏剧张力

白水涛涛、微尘弥漫,当光明与黑暗交错,和谐与毁灭共存。俄罗斯《财经报》曾评价《白水 微尘》:“美到极点,感伤至极,林怀民再度揭示美那脆弱易逝的本质,拥有绝不消逝的威力,让我们惊愕,让我们热泪盈眶。”林怀民分享创作这两部风格迥异的双舞作的最初灵感:“《白水》的灵感来源自台湾的立雾溪。那一年我到池上,回程的时候,在横贯公路看到立雾溪的水,溪水奔涌,水纹涟漪,我就拍了一张照片,回来后把它变成黑白片,水的颜色对比很强烈,那个白非常显眼。我就找了一些钢琴的音乐来编一些优美的舞,它有一种流畅度,有一种素朴,我会想像是河流在走,到了最后,它不只是河流,而是时光的流动,甚至于是时光的消逝。对我而言,那个真实的河流,是一种乡愁。”林怀民还特别提到他邀请到服装设计师马可为《白水 微尘》进行服装设计。“马可是个了不起的设计师,她说不是来塑造人体,她的关心是布料和人身上中间的这个空间和对话,是服装跟身体中间的风。”

而创作《微尘》,林怀民采用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八号弦乐四重奏》,“这首四重奏张力十足,我听后悲痛的感觉油然而生。”林怀民说:“这些年世界灾祸不断,好像都让人不能够呼吸,作为一个人,时常感觉到无能为力。《金刚经》里面说‘微尘众’,微尘,很多众生,卑微、像小的尘埃。想起这些事情,于是创作《微尘》,我觉得非做不行。”2014年,《微尘》首演,林怀民引用《道德经》中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作为舞蹈的注脚,以《微尘》为题,表达人类的卑微、脆弱与无助,后才惊觉:2014年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祭,2015则是二战终战七十周年。自首演后,《白水》和《微尘》双舞作经常同场演出,迥然不同的风格造就强烈的戏剧张力。

责任编辑:张薇(QN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