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消防转制后首批招录的400余名消防员开始培训

2019-05-22 15:5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消防转制后首批招录的400余名消防员开始培训

5月21日下午两点半,气温升至31摄氏度。位于大兴区的北京消防教育训练中心,400多名新消防员顶着烈日进行队列训练,他们是去年消防部队转制后,北京消防历史上首批招录的消防员,在这里,他们将进行为期一年的入职培训。

新消防员中既有退伍军人,也有公司职员,年纪最大的26岁,最小的18岁,不同背景的他们都怀抱着成为一名合格消防员的目标,但他们能否适应严格紧张的训练?记者昨天采访了训练场上的消防新人。

数据

退伍人员占总体的53%

新消防员的训练场位于训练中心的南门外,一条尚未开通的宽阔马路。在前往训练场的路上,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新招录消防员培训大队教学管理组副组长蔡文亮向记者介绍了479名新消防员的整体情况。

蔡文亮说,从职业背景上看,新消防员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退伍人员,256人,约占总数的53%,他们有的来自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有的来自原公安消防部队和森林消防部队;另一类是社会普通职业人员,既有公司职员,也有高中、大专毕业生。“其中有9人已婚。”

“全部新消防员分为四个区队,每个区队有十个班,每个班12人左右。” 蔡文亮说,按照规定,新消防员将进行为期一年的入职培训。培训分为三个阶段,队列训练、体能训练和业务技能训练,一年的培训结束后,新消防员进入支队和中队,还有一年的实习期。“这两年相当于‘试用期’,在此期间,他们被叫作预备消防士。”

转制前的消防兵在新兵连只需要训练三个月就可以下中队了,为何现在招录的消防员要培训一年呢?

蔡文亮介绍道,新兵训练三个月是一个地方青年向军人的转变过程,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消防兵,还需要在中队磨练一年多的时间。“所以,现在新招录的消防员也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消防退出了现役,但我们的标准没变,我们的训练还是准军事化管理,走,咱们去看看。”蔡文亮带着记者来到训练场。

现场

老兵给新人“开小灶”

“121!121!”“稍息!立正!”……从训练中心的南门走出,在马路上,身着蓝色训练服的新消防员按照区队和班依次排开,没有阴凉的沥青路面散着热气,训练场的气氛热火朝天,口令、号子声此起彼伏。

蔡文亮说,目前培训进行的是队列训练,对于退伍兵来说,这样的强度能够坚持,但对于没从军经历的人,炎炎烈日下的训练有点吃力。

“膝盖别弯,要提胯,脚不要拖地。”在二区队的训练现场,记者看到了“老兵带新人”的训练场景。来自山东枣庄的退伍军人董兴华按照班长的要求,在训练场边,给来自北京昌平没有从军经历的洪亚辉“开小灶”,他手把手,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指导洪亚辉转体动作的要领。

董兴华今年25岁,此前在陆军部队服役,2016年他退役后便留在上海,找了一份房地产公司的工作,“我刚才教洪亚辉的动作是停止间转法,他转体的时候站不稳,靠脚的时候没力。”

“我去年大专毕业,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实习。” 洪亚辉说,自己所在班当过兵的比较多,和他们比,自己学得有点费劲,“我发现训练强度要比我想的大得多。”

有过当兵经历的董兴华理解洪亚辉的心情,“在一个班里,一个人越做不好就会越紧张,慢慢就失去了信心,私下里我会和他聊天,和他说说我当兵的经历。”

要求

平时多流汗 战时少流血

蔡文亮此前已带过五期消防新兵,如今他面对的是职业化的消防员,“如何将不同背景的人,培训为合格的消防员,我们也一直在摸索思考,在生活上,我们有一些人性化的规定,比如他们每天有一小时可以用手机,这在之前是不允许的。”

对于那些适应不了的新消防员,蔡文亮表示,招录和退出都有正常的途径,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是,一旦你选择了留下,就要对得起‘消防员’三个字。”

蔡文亮说,“这项职业要求我们,只有平时的训练更苦更难,在救援现场,我们的技能才能更强,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人物1

奥尤塔:既然来了 就不会退缩

26岁的奥尤塔是一名蒙古族青年,2015年从中央民族大学音乐表演专业毕业,在海军服役两年后退伍,之后又做了两年音乐老师。

“我年龄大了,但是因为有大学学历,新招录消防员年龄上限可以从24周岁放宽到26周岁。”自称“大龄”的奥尤塔戴着眼镜,来自二区队。“退伍之后,我还是喜欢军营的生活,所以当时我一看到招录简章,二话没说就报名了。”

虽然外表斯文,但对于枯燥的训练,奥尤塔表示没什么太大压力,“只是退伍两年了,身体上需要适应一下。”

“我觉得消防是一个贴近百姓生活的队伍。”说起自己选择消防这一职业的初衷,奥尤塔表示。“我能感受到消防员带给百姓的安全感,他们是在人民中间的一支队伍。”

说到消防这一职业的危险和辛苦,奥尤塔表示自己早有心理准备,“既然选择来,我就不会退缩。”

人物2

蔡明辉:希望能发挥自己的特长

二区队的蔡明辉没有当兵的经历。来自北京密云的他今年24岁,之前在首发集团从事企业文化的岗位。从国企来到一个完全陌生且具有挑战性的领域,蔡明辉有自己的打算。

“我在首发工作7年了,也想换个环境,消防有荣誉感,救人于水火,每个男孩都有军人梦,我觉得很酷。”蔡明辉说,“其实一开始爸妈有点顾虑,特别是他们看到消防员牺牲的新闻,但我很坚持,最后他们也就同意了。”

蔡明辉说,第一天来到训练中心,有点像大学军训,“但很快我发现比大学军训厉害,我最需要克服之前上班那种自由散漫的习惯。”

谈及未来的设想,蔡明辉说自己会二维动画、flash、平面设计,等以后下中队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

人物3

程龙:感谢班里大哥哥们的照顾

新招录消防员的年龄下限是18周岁,来自山东菏泽巨野的程龙今年高中毕业,刚满18周岁,在新消防员里年纪最小,和记者聊天时,一不小心,还管自己的同事叫“同学”。

程龙看着稚气未脱,但话语间透着年轻人的自信,“我挺了解消防员的,消防是最靠近群众的队伍,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的选择。”

“他们都挺包容我的,比如整理内务,他们都会耐心帮我。”对于培训期的生活,程龙特别感谢班里大哥哥们的照顾,“和他们熟悉了之后,我也没那么想家了。”

比起高强度的训练,程龙说,自己从一名整天写卷子的高三学生,到一名需要赴汤蹈火的消防员,这期间的心态转变是自己最需要适应的。“未来就想当一名合格的消防员,眼下我只想着把每一件小事做好,在不知不觉中,就能干一番事业,闯一片天地。”

责任编辑:李娜(QU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