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肿瘤患者 用钢琴弹响生命的渴望

2019-07-15 15:2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面向肿瘤患者 用钢琴弹响生命的渴望

为三位老年志愿演奏者鼓掌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悠扬的钢琴声渐渐响起,嘈杂的大厅里安静了许多。

每天下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外科大厅里,都会响起舒缓的钢琴声。钢琴的演奏者全部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心音坊”的志愿者。其中,有不少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们用自己对艺术和生活的美好追求,影响着更多的患者。

花甲老人应占巍

对不起,我欠您一个鞠躬

“谢谢你用音乐安慰我的心灵。”这是62岁的应占巍收到的一张小纸条,递小纸条的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患者。在应占巍的谱夹里,这样的小纸条很多。

“我小时候学过手风琴。十多年前,儿子开始学习乐器,我一起也学了一门乐器。”62岁的应占巍在11年前重新当起了学生。当时,他经常陪儿子学古典吉他。儿子上课时,他就在外面候着,“我是不是也可以学习一门乐器。”于是,应占巍花甲之年学起了钢琴。小时候的乐理知识基础还在,学习钢琴很快上手。几年过去了,儿子的古典吉他学得有模有样,“陪读”的爸爸也练得一手好钢琴。

三年前,应占巍看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在招募钢琴演奏志愿者,便在第一时间打电话联系报了名。从此,每个周四,他都会出现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我花一点时间,就能给大家带来内心的平和宁静,感觉特别有意义。”有一天,应占巍正在进行钢琴演奏时,听到了有人为他鼓掌。顺着掌声转过身去,他发现是坐在后面台子下面的一位病人在鼓掌。“他向我笑笑,我也回敬他一个微笑。”应占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不禁慨叹道:“我的笑容真的是很难做出的,因为这位患者带着输液架,一边输着营养液,一边听我演奏。”每支乐曲结束后,应占巍都能听到他的掌声。“我想演奏结束后下台阶向这位听众深深地鞠一躬,但遗憾的是,我收好琴时他走了。”应占巍在心里默默地说:先生,谢谢您!“对不起,我欠您一个鞠躬。”

应占巍不仅演奏钢琴,还给基金会捐款,给患者捐赠生活用品。“力所能及的帮助别人吧。”他爱人是一名儿科医生。作为医生的家属,应占巍曾经在病房里见过很多无助的孩子,“我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事。”如今,他奔忙在两家医院演奏钢琴,当年“陪读”的儿子已经在国外完成学业后回到北京工作,“以后,我希望他也能成为一名志愿者。”

耄耋老人贾秀生

换两趟公交车来医院演奏

贾秀生,今年80岁,退休前是一名医生。小时候,她曾经学过8年钢琴。没想到,老人的一身“童子功”在耄耋之年重新绽放光彩。

78岁那年,贾秀生得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有个“心音坊”,专门帮助肿瘤患者疏解不良、消极情绪。于是,贾秀生带着当年在哈尔滨跟随俄罗斯老师学习8年的钢琴功底,找到了工作人员,报名担任志愿者。钢琴演奏志愿者需要进行简单的测试,贾秀生在志愿者办公室的电子琴上弹了一曲肖邦的钢琴曲,顺利通过考试,成为这里的志愿者。

这之后,贾秀生开启了每两周一次的志愿服务。为了能在志愿服务的时候呈现最好的状态,贾秀生每天都在家里的钢琴旁坐上一个多小时。她喜欢古典钢琴曲,“测试的时候我就弹了肖邦的《夜曲》。”舒缓悠扬的更适合在医院的大厅里演奏,贾秀生就在古典音乐中挑选了合适的曲目,认真练习。老人住在北三环,从家里赶到医院需要换两趟公交车。每次出门前,孩子们都会提醒她注意安全,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会提醒老人小心慢行。

医院的环境,对于贾秀生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退休前,她就是一名医生。虽然不是肿瘤医院的医生,但她对医院和患者很有感情。坐在医院里面弹钢琴时,经常会有患者或患者家属拿起手机拍照或者录上一段小视频。演奏间歇,有时候她会站起来喝口水。当热心的“观众”得知她已经80岁还在当志愿者,都伸出拇指,由衷地给老人“点赞”。有一位患者家属是外地医生,看到贾秀生在这里当志愿者弹奏钢琴,很受启发,“回到家乡,我也要建议家乡的医院开展钢琴志愿服务。”

志愿者的真诚奉献,助力和谐医患关系的建设。贾秀生说,当一名钢琴演奏志愿者,是品格历练,更是心灵净化。

古稀老人余鲁

让患者感受音乐里的情感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2015年12月29日,得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正在招募钢琴志愿者。顿时,我的内心就有一个声音:我要报名。”今年70周岁的余鲁已经在“心音坊”当了两年多的钢琴志愿者,至今她还记得自己报名的经过。招募启事上的三句话余鲁现在还能背下来“如果你有一技之长,如果你有助人之愿,如果你有余时余力”,欢迎来做志愿者。这三句话触动了她。于是,余鲁打电话报上了名。转过年来的1月第一个工作日,余鲁专程到医院看了看环境,也进行了简单的演奏。当时,她弹了一首《渴望》,这是她最喜欢的曲目之一。很顺利,余鲁成为“心音坊”的志愿者,开始了自己的钢琴演奏志愿者生活。

其实,钢琴是余鲁退休后学习的新技能:2011年,62岁的余鲁才开始学习钢琴。没想到,几年后,退休后的爱好竟然可以帮助他人,余鲁觉得特别高兴。她经常说,当志愿者,不仅仅是为他人提供志愿服务,而是医院、患者和志愿者三方在传递爱的路上共同前进。

有一次,余鲁在演奏时,看到一位30多岁的女患者,头上包着彩色的头巾。这样的患者在肿瘤医院很常见:因为他们的头发在化疗中掉光了。之所以对她印象特别深刻,不仅仅是因为她很年轻,还因为在余鲁演奏时,她会跟着琴声轻轻地哼唱,还给其他观看演奏的患者及家属介绍曲目。原来,这位患者是一名专业音乐工作者,也弹钢琴。一个小时过去了,志愿演奏结束时,余鲁发现这位女患者不见了。其他观看演奏的患者告诉余鲁,这位女患者听了两首曲子之后,因为身体太虚弱实在站不住就先回去了,但特地让其他病友转告余鲁,“听了阿姨的演奏特别感动,阿姨这么大年龄,还这样热爱生活,我也要像她一样,回家之后把乐器重新演奏起来。”

琴声对于患者来说,是抚慰,是交流,也是祈祷。“每一首钢琴曲都饱含感情,有祖国情、有夫妻情、有母子情……我希望这种情感能够通过琴声让患者感受到。”余鲁感慨道。

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大厅里,每天都挤满了焦急、紧张的患者和家属。科技和人文是医学的两只翅膀,只有比翼,才能双飞。每天的“钢琴时间”为患者营造温馨的就医环境,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音乐可以传递爱,而爱的使者,就是每一位钢琴演奏志愿者。

本报记者 贾晓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