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报馆等腾退文物力争年内启动修缮

2019-07-17 07:26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京报馆等腾退文物力争年内启动修缮

10个月完成腾退,4个月完成修缮。2018年初,位于西城区金井胡同1号的沈家本故居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法律文化展示基地对外开放。北京青年报记者7月16日从西城区文旅局获悉,沈家本故居的腾退、修缮与利用为西城区直管公房类文物保护提供了经验,2019年下半年,京报馆等腾退文物也力争启动保护性修缮。

沈家本故居曾是典型的大杂院

沈家本是清朝光绪年间的进士,历任刑部左侍郎、大理寺正卿、法部右侍郎、资政院副总裁等职,是清末修订法律的主持人和代表者。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沈家本入京后,便居住在金井胡同。“也有三竿并两竿,闲中对此念家山。檀乐疏影出墙头,风雨潇潇户自关。”沈家本曾这样描写自家的院落。

走进修缮后的沈家本故居,三进的院落错落有致,坐北朝南,不同的展厅分别介绍了沈家本生平、清末修律、中国法制进程、修订法律人物和中国古代法治人物等内容,其中包括了沈家本关于清末四大疑案之一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的奏折手稿复制品,里面记载了清政府反复查验案件的经过。除了丰富的图片和史料,这里还陈列着沈家本用过的桌子、椅子,以及砚台、印章等文物。

而在2015年启动腾退前,沈家本故居是一个典型的大杂院,一共有46户居民在此居住。西城区文旅局文物科科长吴英茂介绍,自建房遮挡了故居原本的布局,院子里只剩一米左右的道路,仅容人侧身经过;屋顶杂草丛生,电线密布;沈家本用于藏书和写作的“枕碧楼”也出现楼体倾斜,岌岌可危。

11万人次参观故居法律文化展

腾退不可移动文物是文保工作中最难的工作。2014年,西城区编制“十三五”文物保护行动计划,首次提出要成主题的、有规模地实施文物腾退。几经讨论,会馆和名人故居类的文物被列为重点,政府掌握产权的直管公房类的文物先行试验。

作为西城区文保单位,沈家本故居成了第一批启动腾退的直管公房文物项目。西城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沈家本故居率先探索确立了“主体尽责、依法维权、合理腾退、司法保障”的文物腾退工作模式。

具体来说,依据《文物保护法》《合同法》等相关条款,由产权管理单位依法履行文物主体保护责任,提出文物腾退实施方案,通过协议或诉讼的方式,解除与使用方的租赁合同实现腾退;制定《文物腾退补偿方案》,统一西城区文物腾退实施标准;参照西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补偿标准,结合文物腾退经验,制定文物腾退补偿方案的补偿标准,对腾退人及被腾退人的认定、住宅房屋的腾退补偿补助标准等进行了具体规定。

事实证明,这种既改变了居民居住条件,又顺利完成文物腾退保护的方式,为直管公房类不可移动文物的腾退保护提供了实施路径。

从2015年11月启动文物腾退,到2016年8月居民全部搬离,仅仅10个月的时间,杂乱不堪的大杂院就完成了腾退。随后,沈家本故居在2017年4月进入到文物修缮阶段,仅用4个月的时间,占地1700平方米的三进院落恢复了原有的样子。2018年1月,沈家本故居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法律文化展示基地对外开放。沈家本故居现场管理负责人牛芸璐介绍,截至目前,沈家本故居已经接待了11万人次参观,在普及法律知识方面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为西城区文物保护提供经验

从前期的腾退,到文物主体修缮,再到后期利用,沈家本故居为西城区直管公房类文物保护提供了经验。

西城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介绍,“十三五”期间,西城区从直管公房入手,实施了47处文物腾退项目。结合大运河及中轴线申遗重点工作,又新增了5处文物腾退项目,实施文物腾退的总数达到52处。

今年是西城区持续两年大规模开展直管公房文物腾退工作后,全面收尾的关键一年。截至目前,计划实施的52处直管公房文物腾退项目已全部启动,提前超额完成计划目标,文物腾退比例91%,京报馆、绍兴会馆等28处文物全部实现腾退。其中,京报馆等已实现腾退的直管公房文物,目前基本完成修缮设计方案,力争今年下半年启动保护性修缮。

该负责人还表示,结合“沈家本故居”的模式,在大规模实施文物腾退的同时,西城区也在积极推进腾退后文物的合理使用。在实践的基础上,西城区积极总结经验,研究制定了《北京市西城区关于促进文物建筑合理利用和开放管理的若干意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到文物资源利用中来,打造更多优质项目,让文物活起来,实现文化传承传播价值最大化。

揭秘

依据木构件残留痕迹复原“枕碧楼”原貌

沈家本故居修缮中,秉承修旧如旧和最少干预的原则,并且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信息。沈家本故居项目主持设计师、北京建工建筑设计院副院长王葵表示,包括沈家本的书房“枕碧楼”,故居前的老影壁地基等珍贵文物得以保存。

王葵介绍,对故居启动修缮前,设计人员会先进行勘察,区分文物建筑本体。由于很多房屋属于危房,设计人员往往要爬上房顶,测量屋梁是否下垂或者开裂。“掌握这些重要信息后,再分析建筑物的病害,以甄别和发现最有价值的文物。”王葵说,在勘察过程中,根据建筑屋脊下的纹饰可以判断出建造年代,墙体和砖则可以看出建筑的等级。

据介绍,拆除违建时,对于各类砖、瓦、木、石等材料如有损坏可采用粘补的方法进行修复,如有缺失或不能修复的可进行更换或拆换,拆换时需对旧物件进行清理编码,分类码放,并安排有经验的技师进行清理,待施工时进行重新利用。

曾是沈家本书房的“枕碧楼”是故居内最有价值的建筑,但这座二层木结构建筑修缮前已经出现楼体倾斜的现象,而且楼梯基本断裂。王葵表示,这种情况一般会采取落架大修,但为保护文物原状,施工人员采取一点点扶正和加固的办法,并没有对木结构进行大规模更换。

在对“枕碧楼”进行修缮时,还发现二层北侧存有挂檐板的痕迹,而在图纸上和现场拆除的过程中,并未有挂檐板的施工内容,为此通过组织专家和施工方现场研究,专家组依据现场拆除后的木构件残留痕迹,确定最终方案,使该文物建筑历史原有风貌得以恢复。

此外,在对一进院正房进行施工时,从碎砖头砌筑的隔墙内发现了一面完整的木隔扇。同时对另一面柱子进行勘察时,发现有开榫痕迹。据此,调整了原方案,对新发现的隔扇进行修复,并对另一侧的隔扇进行复原。类似的还有,根据沈家后人提供的线索,设计和施工人员通过测量,在故居门前找到了老影壁的地基。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李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