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灵魂拷问!快递员的“双11”怎么过?一天六班,送货靠跑

2020-11-12 15:31 北京晚报

清晨,快递员田鹏从宿舍跑到仓库,大货车早已等在仓库门口。货箱门打开,传送带开始运转,如山堆积的快递被化整为零,一件件分拣入筐。整个仓库里没什么人说话,大家都低头忙碌着……

在中关村,29岁的快递员强路言比以往早半小时到达站点,她的公司排出“一天六班”,昨天一天她收送快递近400件。11月11日,本报记者跟随三位快递员,探寻“买买买”背后他们的工作状态。 

一天六班

首日快件量增50%

早上6点半,快递员强路言洗漱完毕,脚步匆匆,从天通苑站赶往中关村科贸电子城。她所在的顺丰速运公司,早已排出“一天六班”的工作流程,“今天比以往早了半个多小时,必须得早点去。”

强路言在中关村科贸电子城楼下整理快递。

顺丰速运海淀丹棱街站点一共有69名快递员,强路言是唯一的女快递员。这位刚入职半年的“新手”,在站点负责人徐克勤眼中却是“女汉子”。早8点,装着满满一车货物的快递车刚停稳,强路言就和同事一起上前分拣,顾不上多说话。“双11就是这样,今天的活儿比平时多,初步估计多50%。”

分拣归类完快递,不等多歇,强路言就与同事抓紧分工,拖着小拖车往楼里送件。“虽然我只在这个楼里收送件,但这楼有24层,大大小小的商户1000多家,单量很大。我们小组有22个人,平时每天每个人都要收送近200件。”

11日上午,丹棱街站点一共来了两趟车。每趟车过来,强路言都要重复上面的工作。“这些件基本都是前一天晚上到的,必须要快送,后面还有好几班,不然就会影响工作。”很快到了12点,强路言在大家的招呼下吃起了午饭。“午饭一般会多吃一点,因为晚上很可能没时间吃……”

下午3点半,从站点分发到科贸电子城的快递到了。“赶紧的,拿着推车。”同事们一边互相招呼,一边快步走去分拣取件,将一箱箱快递装上小车推走。

科贸电子城内部是门挨门的大小商家,每送完一处,强路言都要弯腰捡起下一个包裹,仔细看清地址,而后顺着门牌去下一家。短短一个多小时,她在11楼和15楼共送出了约50个包裹。“今天到目前为止,我总共收送件近400个,比平时大约多了一倍。”在强路言眼中,真正的考验从未来两三天开始,“那个时候我们的单量会更大,也肯定比现在更忙。”

“快递就是一个为大家服务的职业。累是累了点,但想到客户的笑容和家里的孩子,就觉得值。”今年4月,强路言和老公一起从山东来到北京打拼,孩子则在老家读小学三年级。两个人目前每月能赚一万多元。“这个收入比在老家强多了。”她说,有时候也会遇到无理投诉,自己会感到委屈,“但大部分客户对我们都是友好和善的。”

晚上8点,忙完傍晚的收件之后,强路言又从科贸电子城工作站来到丹棱街站点。在站点车间内,她和其他同事一起核对、扫件、分拣、装车……每个环节,她都仔细又熟练。“当初我就想招一个女快递员,因为女孩子有时相对心细又认真。”站点负责人徐克勤说。每当听到这样的说法,强路言都显得腼腆,只顾着埋头忙活。在车间忙完,已是晚上10点多。强路言和老公一起,坐上回天通苑的最后一班地铁。“我们的愿望就是一起工作多攒钱,在北京周边买个房。”

安全第一 

一幅字画保价20万元

下午1点30分,顺丰快递陶然北岸经营分部快递员刘阔送完100多件快递后,终于吃上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这是他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刘阔在顺丰工作快4年了,面对今年的“双11”,已经显得游刃有余。

十几分钟后,刘阔三下五除二把已分好的快递装满了三轮电动车,向琉璃厂文化街进发,他负责这条长约一公里的区域范围内所有派件、取件业务。

下午4点,记者跟随刘阔的车从站点出发了。到琉璃厂有2公里的距离,刘阔把车开得很慢。直到十几分钟后,来到一家画室前,货主从他手中接过一件字画时,记者才明白刘阔的用意。“这是今天送的最贵的件了——保价20万元的字画。快递更重要的是安全呀!”

在琉璃厂,送的字画昂贵,接的件也是价值连城。每到这时,刘阔会双手接过字画,甚至把画护在怀里用后背开门。卷轴还好,那些配有画框的要格外小心,出发前还得裹上一层层泡沫纸,防止在运输过程中剐蹭。“我可得小心翼翼地过减速带,每每听到别人过减速带时的咣咣声,我都得下意识刹车,别把画弄坏了!”刘阔憨憨地笑着说。

刘阔送件同时也要收件,送完最后一趟货已至深夜。

细心的刘阔,也赢得了琉璃厂客户们的信任。

“有个老板想把家里的钥匙留给我,说他万一不在北京让我直接去他家库房提货。虽然为了避嫌,我还是叫了物业,但客户的信任我收到了!”每次接送字画,刘阔都先送回站点,再接着走街串巷办其他的件。刘阔说,胡同送件的难度在于复杂不集中,一个门里往往住着好几户人家,不能喊,找不着就打电话等着,然后一路小跑把等待的时间抢回来。

转眼天色已暗,根据琉璃厂的特点,刘阔白天多忙于取件,晚上则多忙于送件。入行近四年的刘阔,没有一次丢件、送错的情况发生。

晚上9点,第五班货车在站点外停下,又是满满一车包裹。吃过晚饭简单休整的刘阔又出发了……

送货靠跑 

每天要走30000步

清晨5点半,距日出还有一个多小时,闹钟像往常一样准时响了。申通快递亦庄东区快递员田鹏伸了一个懒腰,赶紧起床。这是既平凡又特殊的一天。平凡是因为田鹏每天都是这个时间起床;特殊是“双11”的快递高峰,从这个时刻开始从各地奔驰而来。

田鹏手拉肩扛,快步送快递,一个小区就要走上6000步。

出发前,站里突然告诉田鹏,有一个同事因急事请假,他需要再多跑一个小区。所以田鹏需要负责小羊坊附近的七个小区。骑着装满快递的三轮车一路疾驰,路上田鹏遇上了不少同行——黄的、黑的、红的、蓝的快递三轮车都在争分夺秒。“大家都认识,会互相打招呼。”抵达第一个小区远洋天著云庭门口,田鹏与一旁卸快递的同行聊了起来,“怎么样,今天多吗?”“今天还行,过两天肯定多。”

干这行的都知道,峰值会在11月15日左右出现。“我今天大概得送200件快递吧,往年最高峰时一天有600件,现在还没到时候。”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最高峰,田鹏特意新买了一个小拖车和塑料筐。他说,最怕的就是着急时快递遗撒。

一路小跑,他开始在小区内穿梭,远洋天著云庭以别墅为主,密度低、占地面积大。“这边小区普遍这样,而且人车分流,快递员只能步行。”这个小区的快递,田鹏送完就要走6000步。他每天的微信步数都在20000步到35000步左右,虽然朋友圈里有很多快递员,但他一直名列前茅。

中午回宿舍喝了口水,田鹏给自己做饭——西红柿鸡蛋打卤面,呼噜呼噜一口气吸溜完。下午的活,从2点就开始了。“今天就这两趟,过两天可能会加班,一天三趟。”晚7点40分,天色漆黑,田鹏在金色漫香林六区送完了当天最后一件快递,“200件,23000步”。

送完最后一单,他还要去取几个寄出的件,顺路买了点儿菜,一共12块5毛钱。三两猪肉、一块豆腐。回到仓库,处理完几个寄出件,田鹏在晚上8点40分回到宿舍,开始做晚饭。同屋四人,他是唯一一个坚持每天做饭的。他不避讳是为了省钱。田鹏是家里支柱,靠着北漂十几年的积蓄和贷款,他已经给未成年的两个儿子在老家县城买了房。晚上这顿饭,既是放松身心,也是对自己的犒劳,“这顿吃不好,明天一天没精神”。

西红柿鸡蛋,一定要把蛋先打散,这样更嫩;白菜炖肉,一定要先用花椒炝锅,这样更香。当饭菜的香气从宿舍往外飘散,他那张因忙碌疲惫而粗糙的脸上,浮现出了满足感。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广告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