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北京:郊野公园集体林地频频冒坟头

2021-05-10 06:51 北京日报

来源标题:郊野公园集体林地频频冒坟头

古塔公园高压铁塔下坟头密集。甄建勇摄

最近一些市民向本报反映,春暖花开,他们前往一些郊野公园和林地游玩,却看到树林里竟出现不少坟头,让人感觉阴森森的,踏春兴致全无。郊野公园为何冒出这么多坟头?记者赶赴现场调查。

1.

古塔公园

坟头密集游人避之不及

4月8日,记者根据市民反映的线索,从位于朝阳区王四营乡的古塔公园南区北门进入公园后,首先看到的是已有数百年历史的十方诸佛宝塔。由于宝塔南侧正在施工,记者只能沿着宝塔西侧的一条小路向西前行,没走多远就看到西北角的一片竹林后面出现十多座坟墓。这些坟大都盖着新土,没有墓碑,有的上面放着一些假花,看来近日有人还祭奠过。由此继续向西,在一座公厕的斜对面又出现3座坟头,上面也摆着假花。而这些坟头就在路边,让人避之不及。

远处有一片土坡,上面种着花草树木,环境较为僻静。记者走过去后发现土坡下方有七八座坟,有的坟头上还插着已经干枯的鲜花残枝。而土坡的东侧和北侧,更是被坟墓群包围。特别是土坡东侧的林地里散布着很多坟墓,大小高低各不相同,粗略一数,竟然达到30多座。而土坡的西侧还有十多座,其中一座坟墓竟然挤在两棵松树之间的狭小空地里。

接着记者来到两座高压铁塔下,铁塔周围也有十多座坟墓。由此向南的一片松树林,里面散布着30余座坟墓,一些坟墓前还留有大量烧纸后的灰烬。按照相关规定,本市祭扫时禁止使用明火。

最后记者到达这片松树林南部的另一座高压铁塔附近,约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坟墓数量竟然达到了40座,有的地方甚至是坟挨坟,挤得密密麻麻。向本报反映问题的市民说:“如此密集的坟头,恐怕在正规的墓地也不多见,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还有游人告诉记者,因为家住附近,所以常来古塔公园散步,“依稀记得过去也有些坟头,但数量不多,并不引人注目。但最近发现,突然增加了不少坟头,而且在一些区域很密集,让游人感觉很不舒服。”

古塔公园里这些坟墓是否为新坟?据殡葬从业者介绍,现在一些村民仍然习惯将遗体火化后再埋葬。出殡时有人会把幡的杆子折两个弯,插在新坟的土里,形成门框状,名为“鬼门”。记者在公园里确实看到几处有“鬼门”的坟头,看来其中不乏新修的坟。

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古塔公园南墙外就是王四营乡的马房寺村。古塔公园的南半部分,以前曾经是马房寺村的土地,过去村民有把去世的亲人安葬在村边的习俗。“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早该移风易俗了。”他们希望有关部门引导村民改变这些陈规陋习,用更好的方式安葬和祭扫逝者。

一些游客反映,公园南区和北区差别较大,北区管理养护得比较好,而南区坟头密集的问题尤其严重。“古塔公园已经建成十余年了,坟墓越来越多实在不应该。希望公园的管理方负起责任,一方面加强巡查,控制公园内修坟的现象,另一方面,养护好绿地的花草树木,让公园南区也像北区一样漂亮。”

记者联系了古塔公园所在的王四营乡,辗转找到了乡里郊野公园的一位负责人。据他称,郊野公园里的坟地算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少郊野公园都存在类似情况。因为郊野公园的土地性质还是集体土地,而且一些村民习惯在原来的地方埋葬。

对于新坟的问题,他解释说,“有些亲人愿意合葬在一起,因为祖坟就在那儿。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新坟,管理员会帮着清理祭扫时留下的鲜花祭品,也会留意那些焚烧的东西,避免引发生火情。”

2.

马驹桥镇林场

一年冒出上百坟头有人烧纸祭扫

马驹桥镇林场内树木上贴着严禁焚烧纸钱的通知,但部分坟前却有烧纸留下的灰烬。 鹿艺佳摄

市民曲女士近日也向本报反映,通州区马驹桥镇珠江四季悦城南门马路对面有一个开放公园,2016年以前是一片杨树林,后来栽种了新的树木和花草,还修了两条步道,很受周边居民欢迎。但今年上百个坟头的突然出现,让大家不敢再到这里遛弯。

4月25日,记者来到现场,发现这个公园其实是两条马路间的一条狭长的绿化带,足有一千多米长,上百米宽。树林间遍地五颜六色的花朵随风摇摆,景色迷人,可是无一人驻足欣赏,连步道上也长了野草,显得十分荒凉。

“以前附近居民都喜欢来这里遛弯,但现在没人敢来。”曲女士一边说一边带记者往里走,只见树木后一座座耸起的坟墓此起彼伏,有的上面放着假花,有的坟前竖着碑,还有的坟前残留着黑色的灰烬,明显是烧纸后留下的痕迹。大大小小的坟头此起彼伏,记者粗略数了一下,仅路边容易发现的就有百十来个。

沿着步道走,记者注意到坟墓旁的树木上贴着一张通知,通知已被毁坏,只剩一小部分隐约可见“按照镇政府……严禁……纸钱……”等字样,猜测是一则关于严禁烧纸的通知,但显然这则通知并未起到多大作用。

曲女士告诉记者,以前她常来这里遛狗,曾见到这里有零星几个坟头。去年受疫情影响小区南门封闭,居民们也不怎么过来了。今年清明节前,她在家中透过窗户忽然看到这片树林里冒出一缕缕黑烟。“起初还以为是着火了,后来觉得不对劲,赶紧下来看,才发现这里竟然冒出了上百座坟,黑烟是有人在烧纸祭扫。”

“这里的绿化虽有人养护,但平时疏于管理,加上这一年多很少有居民过来,就有人偷偷把坟安在这儿了。”另一位小区居民崔女士反映,小区距离公园的直线距离不足200米,且向南的窗户正对这片树林。“坟头一个挨一个,小区一下成了‘坟景房’,能不闹心吗?”更让崔女士担心的是,有些人在这里明火祭扫,万一引发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崔女士说,居民们发现问题后立刻拨打12345热线投诉,很快就来人进行防火巡查,对上坟烧纸行为进行劝说,并竖起提示牌。记者也确实在公园内看到几块崭新的牌子,标有“严禁在林区内拜祭及燃烧香火、炮竹、纸钱、祭品”,落款是“马驹桥镇集体林场”。

林场工作人员向居民们解释称,这片土地虽然现在由林场管理,但林场只负责树木养护,接到居民投诉后,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劝说,加强了巡查,但林场作为绿化养护单位无权对林地内的坟墓进行处置。

居民们不解的是,既然这片区域已经由林场管护,为什么还有人可以随意来建坟。对此,马驹桥镇民政科工作人员解释称,这片区域的土地所有权依然归属原驸马庄村和水南村,虽然这两个村子已经拆迁,但拆迁并未涉及这片区域,这里也不在规划的迁坟范围内。工作人员还向居民展示了一组2018年驸马庄村上报的数据,数据显示该区域存在集中埋葬点1个,占地土地性质为林地,墓穴总数为300个。工作人员说:“这个地方是村民们约定俗成的集中埋葬点,虽然村民已经迁走了,土地流转给林场,但村民还是习惯性地将坟建在这里。”

马驹桥镇民政科工作人员还表示,镇政府去年出台了殡葬相关的移风易俗政策,引导村民到公墓进行安葬,同时也在加紧协商周边一些公墓免费向村民开放。“我们只能以宣传引导为主,加强巡查看护,及时排除火灾隐患,对花圈等进行清理,减少对周围景观的影响。对于未来如何对乱埋乱葬进行更有效的管理,我们也在加紧研究。”

3.

朝来森林公园三期

高压线下插空修坟

突然冒出坟头的现象同样出现在朝阳区朝来森林公园三期。天气暖和,市民李女士与好友一起到公园遛弯儿,原本怀着赏花观景的好心情,却被冒出的坟头扫了兴。

“我家就住在附近,平时没事就来转转,以前没发现有坟,应该是最近新建的。”4月26日,记者来到朝来森林公园三期,进入公园西门,向里走100多米就来到李女士所说的高压线下。高压线周围是一片草坪,种着不少树木,3个坟头就修在这里,上面都没有墓碑。

“这座郊野公园日常管理比较松,就有人偷偷把坟修在了这儿。”李女士说,这个位置很隐蔽,走在公园步道上,坟头被树木遮挡着不容易被发现。

李女士举报公园里修坟一事后,公园管理方立即做出了响应。记者来到公园时,高压线基座已被2米高的绿色铁丝网围了起来,贴着铁丝网又种了一圈黄杨,拨开树叶向里看,可以看到3个坟头,其中一个坟头上用砖块压住一摞纸钱和一串假花。

李女士说,公园管理方又是做围挡又是做绿化,将坟头捂得严严实实,行动很快也很给力,但这种做法还是治标不治本。“我也理解管理方的难处,问题卡在不知道这些坟是谁建的,找不到当事人就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李女士还希望管理方能加强日常管理,巡查公园其他角落是否有私自修坟的情况,并防止坟墓数量进一步增加。罗乔欣 鹿艺佳 甄建勇

记者手记

别让破窗效应毁了郊野公园

一幢房子的窗户,如果破了没人修补,不久后,其他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打破;一面墙的涂鸦,如果没有被清洗,很快墙上就会涂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干净的地方,人们不好意思丢垃圾,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人们就会毫无羞愧地抛撒垃圾……早在1982年,学者就提出了“破窗效应”理论,认为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就会诱使人们效仿,甚至变本加厉,而要想重新恢复秩序,则需要付出更多艰苦的努力。

郊野公园不断冒出的坟头,似乎是破窗效应的又一例证。公园里出现坟头如果没人管,不久以后不仅僻静处坟头猛增,还会有人公然把坟修到路边,甚至整村搬迁之后,村民还不断回到原地修坟。记者还发现,公园里有些坟头明显较小,似乎不是为人修建的,据反映,一些人把死去的宠物也埋葬到公园里。

是难以控制还是不想控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乡镇政府工作人员对坟头的问题不当回事儿。“不就是有碍观瞻吗?种些花草树木遮挡一下就可以了。毕竟过去曾经是村民的地,现在也还是集体土地。”可是,记者从规划部门了解到,即便是集体土地,土地性质也分为宅基地、产业用地、林地等,不同性质的土地有不同的用途。郊野公园的性质大多为林地。而悄悄把林地变为墓地使用,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已经涉嫌违法。

还有一些乡镇工作人员拿传统习俗来说事,“让村民迁坟这事儿很棘手,不好管。”其实,1997年,我国就颁布了殡葬管理条例,明确提出改革土葬,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并明令禁止在耕地林地、城市公园、风景名胜区和文物保护区等地区建造坟墓。

住在郊野公园附近的一些村民也对公园里建坟的行为不以为然:“这都什么年代了,人走了还搞这一套。”可见即使在农村,移风易俗也已成为共识。

希望相关的乡镇政府拿出遏制乱埋乱葬的决心,妥善处理现有坟墓,有效控制新坟出现,引导村民采用更适合的方式殡葬和祭扫,千万别陷入破窗效应的恶性循环。本报记者 罗乔欣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