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历20多年从火爆转为沉寂 “大美人”封面淡出视线(2)

2017-12-25 07:04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挂历的那些年 那些事

记者手记

人生如挂历

采访了拍摄挂历的老摄影师,走访了现在依然坚守的挂历小店,只觉得虽然挂历不再流行,一个时代悄然远去,但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执着和坚守。

人生就像挂历,只不过不是一个月一张,可能是一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一张,每一张都伴随着人们的出生、成长、入学、毕业、工作、恋爱,或是伴随着一个个成绩、伴随着一次次失败,又或是伴随着生命中一个个重要的人的相聚或是离开。无论如何,都应该努力着、昂扬着、微笑着、坦然着迎来一个个人生的重要节点,无论是喜怒哀乐,无论是成败得失。这一页也许不美,只因为坚守与执着,下一页或许就是惊艳。

挂历·人

时尚摄影第一人 带来“大美人”挂历

很多人对贾育平的名字并不熟悉,但这个名字却和挂历,尤其是当年颇为风靡的“大美人”挂历息息相关。这位以拍美女闻名的摄影师被誉为“中国时尚摄影第一人”,他的“时尚”,在当时的年代带来了美丽与流行,也带来了非议与质疑。

81岁的贾育平如今与夫人李岫共同居住在京西北的一家敬老院里。因为突发脑溢血,贾育平的身体由健康一下转差,连说话都已经不是特别清晰,很多表达需要李岫 “翻译”。而就是这位耄耋老人,为当年生活的日常必备——挂历,带来了一股“大美人”风潮。

摄影不是贾育平的职业,中学时期的他就喜欢拍照:拍风景、拍动物,老人还特别强调,自己拍了很多“形象好的女孩”。贾育平大学后在市政五公司工作,还获得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

虽然记不清第一次拍挂历的时间,但是贾育平对自己拍摄的第一个模特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叫周爱冬的女孩,直到现在贾育平老两口还亲切地称她为“冬子”。冬子大学毕业后在中学当老师,经人推荐介绍给贾育平。漂亮女孩贾育平见过不少,但是冬子学历高,文化底蕴让她带有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挂历上模特的动作在如今看来或许有些夸张,但那时给人的视觉冲击绝非一般,而这些或健美、或妩媚、或野性的动作,全都是贾育平设计的。

贾育平每次拍照给模特摆的动作都是深思熟虑的,甚至需要在纸上写下设计灵感、画出动作的大概姿态。冬子不是那种漂亮的“木头美人”,她理解能力很强,很容易就可以领会拍摄构思,动作也很到位。

在贾育平出版的摄影作品集中,就特意收录了一张冬子的照片。今年11月在798艺术区映画廊举办的《芳华年代——那些挂历上的姑娘》摄影展上,冬子也来了。“她都50多岁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最“火”时候拍一本挂历 收入上万元

对于被贾育平拍摄过的模特来说,“名”是最大的收获,而对于贾育平,在那个别人每月只挣几十块工资的年代,拍摄带来的“利”可以说相当丰厚。贾育平拍的挂历,一张就能挣到1000多块钱,一本挂历,收入则在一万两千元以上。最“火”的时候,每年贾育平会为几十个模特拍照。

在当时连“万元户”都很稀缺的年代,贾育平有钱了。他把从摄影中挣到的钱,又大手笔地投入到了摄影当中去,买起相机来就像“买白菜”。为了能拍摄方便,贾育平还投资了摩托车。有了摩托车,就能载上模特,方便去到颐和园、十渡拍外景。他还在摩托上加装了很多挂钩,这样就能运载很多摄影器材。

在贾育平的摄影作品中,有不少“泳装美女”,现在看来,这些泳装依旧时髦。当时内地的泳衣样子保守、花样少,贾育平就特意去香港去购买:比基尼、三点式,一套就要上千元。当时贾育平的家里,有一个特别值钱的“家当”就是泳装,至少价值在一万元以上。

贾育平还会自己动手为模特制作拍摄用的服装。不起眼的麻袋片,贾育平用它们做成带着浓厚野性味道的“乞丐装”,平淡无奇的布料,贾育平在脸盆里放上颜料、茶叶“扎染”,就成了异域风情的长裙。

挂历销路变差 模特身价高涨超出预算

美女挂历最流行的年代大概是90年代初,那时贾育平“狠拍”过一阵“大美人”。因为贾育平的拍摄而上了挂历、杂志封面的女孩,很多都走进了演艺圈。当年坊间流传着一句“名言”:“美女要出名,就找贾育平。”

在贾育平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当年的王雪纯、何赛飞、颜丙燕。上世纪80年代,王姬就是拿着贾育平为她拍摄的杂志封面证明自己是知名演员,拿到了美国的签证。贾育平的作品中还有一张“千手观音”,照片中打头的女孩正是当年还在北京歌舞团工作的颜丙燕。

贾育平说,只要模特往他面前一站,自己就能知道“行不行”。在贾育平的心中,美没有一定的标准,漂亮不是流水线上出来的大眼睛尖下巴,而是各美其美,甚至带有缺点和瑕疵。

贾育平的作品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审美,那时没有电脑修片,也基本没有模特在脸上、身上“动刀”,体现出来的是没有经过太多修饰、从内心流露出来的自然美。而且当时的拍摄没有化妆师,所有的妆容、发型,基本都是贾育平和模特共同完成。贾育平说,不管长得多丑的人,总有一个角度是美的;长得多美的人,也会有不好看的角度。贾育平总是能发现每个人最美的样子,这也是很多模特都愿意让贾育平拍照的原因之一。

到了90年代中期,挂历的销路开始变差,相反,模特的拍摄费却越来越高,从最开始的一二百,上涨到后来的几千甚至上万,远远超出了贾育平的负担能力。贾育平说,自己拍美女挂历大概持续到1996年左右,后来又拍了几年国内外风光后,拍挂历的时代也就基本终结,随波远去。

“议论声中,我俩还不是白头到老了”

“大美人”的风靡,也招来了质疑声。很多“难听”的话,在当时的贾育平和李岫耳畔,就是家常便饭。

为了拍摄,贾育平带着模特走遍山南海北,光是海南就去了五次。也有很多照片的“影棚”,就是贾育平夫妇位于西城区真武庙三条的家中。在这间不到3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床前搭上木板,墙上拉着铁丝挂起自制的背景,再吊上灯,就成了临时“影棚”,贾育平拍模特“进家就上床”的谣传也就从此越来越“邪乎”。为了避免谣言传的太厉害,贾育平经常一次约三个模特来家拍摄,这样就能避免别人说闲话,而且三个模特轮流化妆、拍摄,能节约时间。对于泳装摄影“太暴露”的质疑,贾育平只回答了两个字:不理。他懂得自己的审美在当时的超前,也坚信在刚刚打开封闭的时代,人们需要时间接受,自己能做的只是依旧执着。

那时,很多“片儿汤话”都是直接甩给夫人李岫的。经常会有人表情很复杂地说上一句“嘿,你们老头儿开着大摩托,后面带着漂亮姑娘又出去了啊!又上公园了吧!”“我说你们放心吧,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啊!去公园怎么了?不就是拍照片去了吗?拍去吧!他做什么出格的事儿了吗?”

如今,贾育平和李岫的婚姻已经步入了第42个年头。“在议论声中,我俩还不是白头到老了,还一起进了敬老院。贾育平有了钱也没变坏,是不是?”李岫一边笑着说,一边看向坐在窗边的贾育平,贾育平也在阳光中露出笑容,频频点头。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王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