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推广大兴朝阳减量发展新模式 6条举措涉及“土地”

2018-08-01 06:2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市推广大兴朝阳减量发展新模式

在117项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的《行动计划》中,“减量发展”是第一个关键词。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发现,在减量发展方面,《行动计划》明确了区级层面的主体力量,指出土地是减量发展的核心,产业禁限等也要体现减量发展的原则。同时提出要总结大兴、朝阳的创新模式。13项“减量举措”为构建推动减量发展的体制机制指明了方向。

“减量发展”首先明确了区级层面的主体力量。根据《行动计划》,本市将建立减量发展激励机制,落实规划分级管理制度,在区级层面构建规划实施统筹机制,把减量成效纳入各区经济社会发展评价考核。例如制定减量发展奖励政策,激发各区减量发展的积极性。

土地是减量发展的核心。在13条关于“减量发展”的具体举措中,有6条都谈到了“土地”,还涌现出“土地生命全周期管理”、“村地乡管”等新名词。其中,以“土地生命全周期管理”为代表的“精细化利用机制”覆盖了土地竣工、投产、出让、盘活等各个环节,例如加强对项目竣工、投达产及使用过程中的动态监管和绩效评价;推广产业用地弹性出让、先租后让办法;完善闲置低效用地盘活机制,定期开展各产业园区、国有企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评估,建立人均产值、地均产出等效益指标评价标准以及能耗、水耗、排污等环境指标评价标准等。

城乡建设用地的关键词还包括“减量规划引导”、“ 供减挂钩机制”等。例如制定建设用地拆建比、拆占比管理办法,严格先减后增,统筹安排城乡建设用地供应与减量腾退的时序和数量。

此外,《行动计划》还明确提出了建设用地“战略留白引导机制”,严格用地功能审核,对功能不清晰的用地作为战略留白用地控制。

产业禁限等都要体现减量发展的原则。例如健全严格控制增量机制,实施新修订的新增产业禁限目录,健全一般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专业市场等退出机制,制定促进“腾笼换鸟”的支持政策。建立减量发展实施倒逼机制,制定实施生态控制线和城市开发边界管理办法,明确减量发展实施标准,严格限制集中建设区外存量改造和新增建设用地,倒逼集中建设区外城乡建设用地减量。

《行动计划》指出要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刚性约束机制,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地方立法,建立健全责任体系、监测评估、监督考核、政策激励等制度,确保生态控制区生态功能不降低、面积不减少、性质不改变。

《行动计划》中也明确了减量发展中的创新表现,指出要总结大兴乡镇统筹和朝阳一绿试点的政策创新,建立以规划实施单元为基础、以政策集成为平台的区域统筹机制,构建区级集成政策、镇级统筹实施的工作机制。

案例

朝阳

首批“一绿”试点乡今年基本实现城市化

北五环路附近有一个高科技产业园区,整体建筑风格以砖红色为主基调,各种绿植郁郁葱葱,总建筑规模约57万平方米,集科研、办公、辅助配套功能于一体,吸引了德国罗德施瓦茨中国公司、中国寰球工程公司等80余家高新技术企业入驻。

这里就是朝来高科技产业园区。园区建成前,朝来高科技产业园物业办工程部经理芦永波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农民可以在精英汇聚的高科技园区里当“大管家”。通过来广营乡组织的农村劳动力培训,芦永波顺利取得了物业上岗证和物业管理师资格证,逐步晋升走上管理岗位,有五险一金,对工资收入也比较满意。

在来广营乡,还有很多员工像芦永波一样,实现了由“吃瓦片”的农民向安居乐业的新市民转变。这些得益于朝阳区的“一绿”试点。2014年底,朝阳区将常营、豆各庄、南磨房、太阳宫、来广营、将台作为首批“一绿”6个试点乡,全面推进搬迁上楼、产业发展、社会保障、绿化建设、体制改革、社会管理等。在试点过程中形成了区级层面提出政策,6个试点乡统筹实施的工作机制。

“一绿”试点中朝阳区从区级层面提出了多项创新举措,帮助试点乡解决融资、审批问题。例如创新融资模式,由市、区政府和区国有企业、乡村集体企业共同出资,成立城乡结合部产业引导基金。此外,推动审批下放,通过理顺市、区两级部门审批流程,最大限度压减办事环节,使项目办理时间比正常的压缩了一半左右。

今年,朝阳区“一绿”首批6个试点乡将基本实现城市化。下一步,朝阳区还将对减量集约、疏解提质、留白建绿、改善民生工作范围进一步扩大,实现绿地的连带连片,打造连通首都功能核心区与市行政副中心连接的城市廊道。同时,加紧实施东风乡、东坝乡、三间房乡、平房乡、管庄乡第二批“一绿”地区城市化试点。文/本报记者 张小妹

大兴

“乡镇统筹”模式已覆盖全区

土地统筹、拆除腾退统筹、建设开发统筹……从2011年开始,大兴区就率先提出了“乡镇统筹”模式,并应用于城乡结合部改造中。7年中,“乡镇统筹”的模式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中不断“升级”,“乡镇统筹”式的农村社会治理取得了良好成效。目前该模式已在大兴全区得到推广覆盖。

作为全国农村集体性建设用地入市的试点地区,大兴区西红门镇通过“政府引导,农民主体,土地入股,市场运作”的“乡镇统筹”模式,解决集体建设用地上存在的产业落后、土地利用管理存在不合规不合法等问题。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土地利用的创新,把土地管理、落实规划、产业提升,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结合在一起,这个过程中就形成了“土地统筹”和“工作统筹”的“乡镇统筹”模式。

“乡镇统筹”中谁做什么?怎么做呢?在大兴区的“乡镇统筹”模式中,政府层面的主要工作,是围绕新型城镇化的五大要素,合理制定“人往哪儿去”、“业在哪儿建”、“房在哪儿建”,强化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落地实施中,则由大兴区组建的镇级新型联营公司,来实现土地拆除腾退、建设开发等工作统筹。

“乡镇统筹”的实际效果如何?据介绍,“乡镇统筹”最大限度地使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更加有序规范,把原有建设用地中的低端产业拆除腾退,对土地留白增绿。此外,目前来看,通过统筹最大程度上提高了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在农村的社会治理方面研究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有效方式。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种方式目前已经覆盖了大兴全区,镇级联营公司模式也不断复制,“乡镇统筹”已经成为大兴的共性。在土地利用方面规划先行,提前考虑到城市发展的减量需求,让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成为“瘦身减量”的主战场。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张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