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平城改造:和谐的生活之道

2018-10-24 15:1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宛平城改造:和谐的生活之道

10月17日,重阳节午后的宛平城,阳光正好。

在醒狮广场南侧的停车场,趁着暖和劲儿,宛平城老居民郭志军拎了桶水,擦拭起自己的爱车。过完中秋和国庆,宛平城迎来了一年中的“淡季”,整个小城都趋于闲适安静。

“7月有‘七·七’,8月有‘8·15’,9月有‘9·3’,然后就是中秋和国庆,每年从夏到秋这几个月,是宛平城最忙的时候。”老郭说,宛平城很特殊,这是一个城墙完好的封闭古城,是文物保护单位,是著名景点,又是抗战象征,但同时还是居住着781户人家的社区。每逢重大节日和节点,居民生活和大型活动,总会遭遇小麻烦。“有时候会交通管制,最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车不能进城,城外找车位有点麻烦。”

停车、用电、用气……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座特殊的古城正悄然进行着便民改造,古城居民生活与文物、景点、大型活动和谐共存,正一步步成为现实。

一个特别的居民社区

宛平城地处京港澳高速与西五环交接处,属于比较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农居混合。当然,宛平城在公元1638年开建时,北京还没有高速公路,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宛平城西是永定河,永定河上的卢沟桥是北京西部进出内蒙古高原、南下中原的必经通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为防范农民军进击京师,明朝修建了这座东西长640米、南北宽320米的长方形古城,用作兵营。因此,它不同于一般古城,只开设了东西两门,如今,宛平城成了华北地区唯一保存完整的两开门卫城。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卢沟桥附近挑起事端,并炮轰宛平城,“七七事变”就此爆发。至今,宛平城的城墙上还保留着当年日军炮击留下的弹痕。

1961年,国务院将宛平城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国家拨专款对宛平城城墙、东西城楼进行修缮;1987年,宛平城正式向游客开放。

漫步在城中记者发现,和热门旅游景点稍有些不同,因其历史意义,宛平城内的商业色彩并不浓郁。东西贯通的城内街两侧,有些古色古香的小店,大多是小饭店、小超市、旅游纪念品店,并不杂乱,可能时值淡季,有些小店甚至没有开门。抗日战争纪念馆内,有几队穿着校服、整齐列队的学生正在参观。

在这个下午,古城内最热闹的时刻,正值城内街旁的卢沟桥第一小学校放学。在校门前聚集着接孩子放学的,就是居住在城内街身后居民区的宛平城百姓。

跟随宛平城一起历经历史风雨跌宕起伏的,是“宛平县”的几百户居民,从元朝开始,宛平县便已设立。时至今日,宛平城内一共有781户居民,其中农民267户,常住人口约1600余人,流动人口734人,分散在247个居住大院中。

“我们这里还是挺特殊的,宛平城内农居混合共存,原来的情况是社区管居民,村委会管农民,旅游区管旅游文物。现在好多了,农居共驻共建,社区担任起了对农民和居民的管理工作。”宛平城社区负责人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平衡城内生活与大型活动的关系,一直是社区工作的重点。

第一场攻坚战缓解停车难

老郭一家世代居住于宛平城内,每逢重大节日、节点和大型活动,宛平城会不同程度地交通管制,对有车一族来说,停车成为首要难题。

宛平城地区(相当于街道)办事处社区办负责人介绍,在2015年之前,宛平城的车辆管理基本处于一种无序状态,机动车可以随意在城内街穿行和停靠,杂乱无章。“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宛平城也迎来了重大活动安排,那成为了一个契机。”

社区办负责人对2015年带来的变化记忆犹新:“那年的重大活动,宛平城从环境到秩序都做了彻底改造。”活动结束后,无论是居民还是社区、地区、丰台区各级主管部门,都希望能保留改造成果,将宛平城的良好状态延续下去。于是,借鉴社区自治模式,成立了宛平城内街自管会。自管会由6个居民代表和7个农民代表组成,一事一议,议事协商,第一个解决的就是停车问题。

“当时自管会给宛平城户籍的有车族发放了车证,他们可以凭证进入城内,西门进、东门出,停靠在醒狮广场南侧停车场。其他车辆一律不得进城。”社区办负责人介绍,2015年重大活动前,城外建设了P2、P3、P4、P5等多块居民停车场,租住在宛平城的居民,可以停在城外的居民停车场。从那以后,宛平城的停车秩序一直保持至今。

遇到重大活动执行交通管制,社区也有一套预案。“我们会提前通知有车族,停到城外的免费停车场,而且,一般活动是在白天,晚上回家活动就结束了,还是可以进城的。”

社区办负责人也坦诚地告诉记者,尽管有预案,但也会有特殊情况发生,比如特别重大活动,会连城外车位也被占用。“这种情况是极少的,一旦遇到,我们只能尽量引导大家去附近其他停车场停车。说实话,宛平城的居民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觉悟真的挺高。”

老郭告诉记者,从7月到10月,基本上每个月一次重大活动:“这么多年,也掌握规律了。城里封闭不好停车,就把车停到城外。城外有时候也被外来车辆占了,就只能自己找。确实有点儿麻烦,但是也能理解,毕竟咱们这个地方特殊。”

在宛平城南墙外,沿街有一块“宛平城内居民专用停车场”,虽然说是凭证入内,但也会有外来车辆占位的问题。老郭说:“希望城外居民停车场的保安能严格一点,别让无证车辆、外来车辆乱停。当然了,就俩保安,也不好管。”

“院儿长”制让便民问题有人管

解决了停车问题,其他便民问题就有了参照模板。

2017年底“11·18”大兴西红门火灾发生后,消防安全问题凸显,社区借鉴街巷长制,创新发展出了“院儿长”制。“宛平城内全是平房,居民都居住在大院内,所以我们推出街长、片儿长、巷长和院儿长。”

宛平城社区负责人介绍,宛平城城内街的街长由社区办事处主任担任,4个片儿长由群众推选产生,十几条巷子的巷长由办事处机关抽调青年先锋队和社区工作者共同担任,247个院儿长由各院自主产生。社区与247个大院的院儿长签订了责任书,将安全问题落实到每个大院。院儿长制推出以后,各个大院的院儿长都主动自查,煤气罐、电动车充电、堆料堆物等问题被暴露出来,逐个解决。

宛平城属于文物保护单位,至今没有铺设燃气管道,所以居民用火都使用煤气罐。但煤气罐有合法和非法之分,院儿长的职责之一,就是一旦发现非法煤气罐要立即上报社区。“我们不能只堵不疏,发现问题,也得解决问题。”社区负责人介绍,社区联系燃气部门,为居民置换非法煤气罐,为方便换气,还在宛平城西门外设立临时换气站。

电动车充电也是重大安全隐患。为了妥善管理又方便居民,社区在醒狮广场东南角建设了一块“便民电动车充电站”。充电站今年夏天正式开始启用,可以同时为35辆电动自行车充电,其中包括5辆电动三轮车。充电站内还配备全方位监控摄像头,防止出现僵尸车现象。充电站外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型消防站,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同样威胁安全的乱象,比如私搭电线、堆料堆物等行为,自管会、院儿长和社区共同努力,打通沟通环节,都得到了解决。宛平城这个特别的居民社区,也逐渐开始引入准物业管理,拥有了24小时巡视的安保人员。

除此之外,社区还利用“宛平记忆”社区图书室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组织几百名党员志愿者组成的“卢沟桥文物保护队”,参加志愿服务,为游客提供指路认路和文物讲解等服务。

“以前,光靠社区牵头,沟通效果并不好,现在有了院儿长,居民觉得沟通起来方便多了。”宛平城社区负责人说,宛平城形成了“你有事,我帮忙”、“我爱我家,我家我管”的新氛围。(记者 孙毅)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孙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