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长辛店浴池门楼修缮居民质疑着色 文委回应

2018-10-26 15:2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居民质疑老门楼着色 文委回应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范纪萍)在长辛店地区的众多文物中,平汉铁路员工浴池级别最低,仅为普查登记项目,但却最为亲民,因为老澡堂沐浴了几代长辛店人。

近日,浴池仅存的门楼完成了修缮工程,但却遭到周边居民的吐槽,不少老浴池的亲历者认为门楼粉刷太过鲜艳,没有了该有的历史沧桑感。丰台文委相关部门回应称,着色的目的是还原历史原貌。

发现  修缮后出现题记  居民称之前没见过

在丰台区长辛店陈庄大街,一座西洋式门楼被铁皮墙围护了三年之后,于近日完成文物修缮。而重新示人的老门楼,让人既熟悉又陌生。

修缮后的门楼,四柱三间格局不变。门洞上方装置有多块嵌墙石匾,历经87年文字信息多已无存。经过此次修缮,门额顶端的横匾出现了“民國二十年雙十節落成”的繁体字,即1931年10月10日。双十节是辛亥革命纪念日。

“我记得门楼上曾经坐着一对儿石狮子,‘文革’时被毁。但这行字我还真没印象。”看到门楼上的文字,曾在浴池洗过澡的殷先生满脸疑惑。殷先生认为,浴池建成于1931年不假,但他真没见过有这行字。

不止殷先生,记者采访了10位当地居民,都不记得有这行题记。

附近二七厂职工提供了两张门楼老照片,门楼上多块石匾确有题记。门洞上方写有“工人浴池”,未能辨出“民國二十年雙十節落成”字样;门楼背面的横匾从右向左书繁体字“員工自謀解放精神現於浴池”。而老照片中显现的文字,在修缮中并未复原。

质疑  粉刷太鲜艳生硬  丢了文物沧桑感

经过3个月的修缮,门楼墙基被涂棕红色,门洞两侧的四方连续图案被重新粉刷,门楼上半部的衔接处刷成蓝色,变形的小灯笼装饰被涂上红和黄,嵌墙石匾绿色描边,门楼背面大面积涂白。而这些新粉刷的色彩,让不少居民难以认同。

“可惜了。”因从小在工人浴池洗澡,殷先生对这个门楼的感情深厚。他认为新粉刷的涂料,颜色过于鲜艳、生硬,掩盖了老门楼的历史沧桑,好像来到了“游乐园”。

王小姐是一位90后,儿时曾随母亲在工人浴池洗澡。她认为,修缮后的门楼缺少了文物应有的味道。修缮文物不应该是简单的粉刷,而应当修旧如旧,建筑不稳定可以加固,像这些被粉刷部分,并不影响建筑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完全没有必要添油加醋,保持原貌就好。

看到修缮后的门楼,铁路文化学者王嵬发出疑问,这是已经彻底完工了吗?他认为涂料太过艳丽,稍微有点修旧如新。而最让王嵬惋惜的是,2015年浴池建筑被拆,当时说要建停车场,现如今还是一片荒地。

还有当地居民用油头粉面、花枝招展、新鲜靓丽来形容修缮后的效果。

拿修缮前的照片进行比对,此次粉刷的部位都存在色彩遗迹,经过87年的日晒雨淋,多已风化褪色,看上去饱经沧桑。记者观察,粉刷部分是根据原来的色彩选定颜色,并进行重新粉刷。在个别位置,存在粉刷不均匀的情况。

回应  修缮中发现题记  着色为还原历史原貌

近日,记者致电丰台区文化委员会文物管理所,一名女工作人员解释说,门额上的文字,是他们修缮过程中剃墙皮时发现,原先这些文字被涂料覆盖,因此进行了还原。

在修缮过程中,他们发现建筑局部有残存的色彩,但经过了多年的风吹日晒。为了还原历史原貌,他们根据底色进行判断,选择传统矿物质颜料对有色彩的部分进行了还原。

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5日,丰台区文化委员会在其官网发布消息,区文物所组织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修缮工程开工交底。因年久失修,门楼出现歪闪。为保证文物安全,区文物所委托专业设计人员编制设计方案,经区文委审批后,启动修缮工程。修缮后的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将在不改变其历史风貌的基础上,更好地向人们展示长辛店地区民国时期建筑特色。

记者查阅《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规定修缮的目的是排除结构险情、修补损伤构件、恢复文物原状。修缮不允许以追求新鲜华丽为目的重新装饰彩绘。

相关部门的回应中,修缮的目的是还原历史原貌、并非追求新鲜华丽,但结果却给民众造成了新鲜华丽的观感。

声音  历史研究不够充分时  修缮应更加谨慎

建筑工程领域学者崔金泽认为,在对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的修缮中,文物部门眼中只看到了“历史信息”,认为只要历史信息充分,就可以复原。可能在专家看来,它只是一座普通的普查登记民国建筑,所以修缮的唯一抓手也就是“历史信息”。

然而当地老百姓对门楼的认识显然更直接、更主观、更看重情感。他们的情感需要通过时间上的距离感来寄托。在世的这几代人可能从没见过那些新近被揭露的历史信息,所以并不认同文物部门的复原结果。

本质原因是,由于这座建筑历史并不久远,艺术性也不足够突出普遍,文物部门和当地民众两方眼中所看到的文物价值是不同的,所产生对文物建筑认同感的历史时段也是不同的,所以才会有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眼中看到的价值各不相同。

建设方、设计方想还原建筑初建完成时的状态,但由于历史研究不够充分,制造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色彩还原刚刚建成的状态,但形态上却没有全部完成。

崔金泽认为,在历史信息不够充分的时候,修缮应更谨慎。

链接   老浴池87年兴衰史

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位于丰台区长辛店街道陈庄大街,由平汉铁路工会筹措、长辛店地区3000多名铁路工人集资兴建,建成于民国二十年(1931年),解决了长辛店地区上万名铁路工人及家属的洗澡难题。嵌在影壁上的《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建筑纪略》幸存至今,是这段历史的独特见证。和其它公共浴池不同,工人修浴池不以营利为目的,纯粹是工友们的福利。

据亲历者刘先生回忆,上世纪70年代,铁路职工在工人浴池洗澡不花钱,家属可以办证,五分钱买洗澡票。浴池里最有特点的是三个大池子,分别是“温水、热水和烫水”,当年那个温水池子是孩子们的天堂,游泳、憋气都是从那里开始。

时至上世纪末,淋浴走进普通百姓家庭,工人浴池逐渐荒废。直到2015年年初,浴池的产权由原先的二七厂转至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凝聚了几代长辛店人朴素情感的工人浴池建筑被夷为平地。

幸运的是,浴池西洋风格的门楼以及影壁墙得以保留,并于2015年1月22日被丰台区文化委员会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今年4月25日,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门楼修缮工程开工,同年7月23日竣工。 文并摄/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范纪萍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