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行李箱

2019-01-30 15:2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回家的行李箱(下篇)

其实,行李箱很私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毫无顾忌地敞开,让陌生人一窥究竟。在策划《回家的行李箱》时,编辑记者们也预想了各种各样的情况和困难。但意外的是,在采访中,我们被很多热情的人所感动。漫漫旅途茫茫人海,这些与晚报有缘之人,用行李箱带领我们走进他们的团圆故事。

地点 北京南站

物品 六只竹筐

北京南站二层候车大厅,王万水的行李怕是春运大军里最大的“意外”了。在候车大厅一水儿的拉杆箱行李中,王万水一人一背包一提兜,脚下还摆了6只竹筐,其中有5个都是空的。与手提肩扛往老家搬年货的旅客相比,王万水的行李显得有些“单薄”。

“别看这好几个空筐,来的时候可都装得满满的!”王万水打算坐下午三点半的高铁回老家,此时,距离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摘下背包,开始跟记者细数起十几天前来京时所带的年货。这份沉甸甸的年货清单里有鸡蛋,有蔬菜,有鸡、鸭、鱼、黑猪肉,全都是自家产的,还有一大罐熬好的辣肉酱,外加几包藕丸子,一共有150多斤!

从安徽芜湖老家乘高铁一路运送到北京来,王万水最大的动力是为了看看在北京工作二十多年的儿子和女儿。“既然他们没法回家过年,我就给他们捎些东西来,老伴儿在家走不开,所以年前我还得回去。”

王万水今年72岁,早年以种地为生,随着国家土地政策的变化,身为农民的他顺应时代发展,把土地租赁出去转而发展养殖业,小院里散养着溜达鸡,猪场里围着几只黑猪,池塘里养着鲫鱼、鲢鱼和草鱼,留下的几亩菜地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还有节节高的芝麻秧。

“那罐辣肉酱里就放了这种芝麻。”一个站在一旁不怎么爱说话的男子突然插了一句话。原来,他就是王万水的儿子,专门来送站的。话匣子就从那罐辣肉酱展开了。辣肉酱的原材料都是自己家的,辣椒、猪肉、虾仁、芝麻配上纯天然的菜籽油熬制而成,这是小王有记忆以来从未变过的滋味,他由此联想到家乡浓浓的年味,以及一开春满山遍野的油菜花,回忆里尽是浓浓的乡愁。

“在我们老家,年夜饭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二三十样,我们不回去,爸妈也得做上十几样,从准备食材到烹饪,至少要花一周时间。”小王说。老家过年往往是热闹的,除了亲戚互相走动,王万水通常会请邻居们来家里吃饭。“中国人过年不就是这样,多个人多双筷子而已,热热闹闹才是年!”王万水说。

老人背来的年货塞满了儿子家两个冰柜,回程的行李里装满了儿女准备的新衣服、洗护用品、开水壶和给亲朋好友带的一些小礼物,他带着“累累硕果”而来,满载着放心而归,春运大幕才刚刚拉开,可在老人心里,他和老伴儿的春节已经过完了。

地点 地铁2号线

物品 一幅画作

这几天,只要和火车站有交集的地铁线路上,都能看到大包小裹。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人拉手扶,甚至举步维艰了,人们脸上却洋溢着笑容。归心似箭,过年了,回家了!

“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到火车站啦!”中午两点多,48岁的朱有红坐上了地铁2号线准备前往北京站。运气不错,地铁上人虽多,不久便有了空座。朱大姐坐下喘口气,拢了拢身边的行李箱、包裹,这才腾出一只手,给家人发起了微信语音。在她的另一只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布兜,袋口露出红纸盒的一个边儿——稻香村的糕点。除了这个,兜里还有一幅画。

外乡人回家,总要买些北京特产,稻香村糕点算一项。可对朱大姐来说,布兜子里的东西不只是吃食,而是北京的热情与祝福,“这都是客户送的,我也不会说啥高大上的,心里暖乎乎的。”

“客户”从何说起?趁着未到站,朱大姐回忆起了这几年在北京的生活。朱大姐老家在山西,在北京做家政服务工作3年了,近两年一直照顾一位89岁的老人,“大妈待我可好了,像亲闺女一样。”

两年来,朱大姐一直住在老人家里,每年春节和“十一”才回家看看。她说,大妈身体挺好,只是得过脑梗,现在记忆力下降很快,过去的老邻居、老同事记得清楚,但近来的事却记不住。朱大姐陪在老人身边,就像老人的“记忆卡”一样,什么时候该吃降压药了、近几天有什么安排,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朱大姐离京的这天早上,老人的家人特意去稻香村排队,给她买来糕点。那幅画是老人的儿媳与一位画家熟识,特意为朱大姐所作。“一般得到这样的作品,肯定都是送亲朋好友的,送给我这样一个家政工,可见没拿我当外人。”

很多北京人的生活离不开家政服务。朱大姐说,在她们这一行,很多人喜欢当月嫂,毕竟收入高。说到收入,记者问她为何更愿意照顾老人?她坦言,自己从业时间短,经验还不足,另外,这两年她也体会到,老人其实更需要照顾。

出了地铁,和朱大姐作别,见她右手提箱,右肩挎包,几乎所有负重都在右边,左手小心翼翼地提着点心匣子和画轴。朱大姐说,她要把来自北京的祝福,稳稳当当地捎回去。

地点 北京西站北广场

物品 一盒糕点

上午10时,北京西站北广场上,如潮的归乡人群中,一名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女孩站在一个角落里安静地等待着,她身旁放着两个行李箱,上面还有一盒京味糕点。不一会儿,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跑过来,他提着一个装着泡面和饮料的塑料袋,手上还端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热饮。“这是咱们在火车上吃的,这是你爱喝的柠檬红茶,快喝几口暖和一下。”男孩贴心地说。

记者询问得知,男孩和女孩是一对情侣,两人都是北京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研一的学生,女孩叫段文渊,男孩叫孙子健。学校放假第一天,他们准备搭乘K1115次列车回家过年。只不过两个人下车的站点不同,段文渊要在河北石家庄下车,而孙子健还要再坐8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老家陕西榆林。“他爸妈本来让他坐飞机回家的,他偏要和我一起坐火车回去。”女孩佯装嫌弃,好看的眼睛却笑成了一对月牙儿。“这不是为了能和你多待一会儿,路上还能解解闷儿。”

段文渊和孙子健的性格都很活泼外向,他们一起学习,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段文渊说,男友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们每天都会在实验室里学习、写论文。每天男友都会比她早到一点,帮她把桌子上的水杯接满水,让她一来就能喝上热水,“我虽然平时不说,但一直觉得很温暖很感动。”

“这次回家我没有特意给爸妈准备什么,这盒糕点还是子健给我爸妈买的。”段文渊说。孙子健腼腆地挠了挠头:“这学期我父母来北京时专门见了我的女朋友,这次放假我原本想和她一起回家拜访她的父母,可我父母一直催我回家过年,所以就买了一份礼物让她先带回家。”孙子健看着段文渊说:“等过完年,我就带着礼物去你家,再接你一起回学校。”

检票的时间快要到了,两人准备进站了。男孩推着两个行李箱,女孩一手端着热饮,一手挽着男孩的胳膊,一起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地点 地铁7号线

物品 小猪佩奇

一部《啥是佩奇》刷爆朋友圈,没想到,真的有人在行李中带了小猪佩奇。昨天,在开往北京西站的7号线地铁上,拥挤的地铁车厢内,张曼只拎着两个简易的纸质手提袋,一个袋子里装的是满满的零食,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一只小猪佩奇的玩偶。

张曼说,她要去北京西站乘坐开往邢台东的高铁,只要2个小时就能到家。“很快就能见到女儿了,我可想她了。这个小猪佩奇是她最爱看的动画片,她想要一个娃娃好久了,每天打电话都问我,‘妈妈,我的小猪佩奇呢?’”张曼的女儿今年4岁,在河北邢台老家由爷爷奶奶带着。从女儿2岁大起,张曼就和丈夫离开老家来京打拼。

出门在外,张曼最思念的就是女儿。为解思念之情,她每一两个月就会回家一次。“以前从北京到邢台得坐四五个小时的火车,现在坐高铁只要2个小时,回家变得很容易。”张曼说,以前过年回家,真的可以用“人在囧途”来形容,买票要提前好几天去火车站连夜排大队,火车上也是拥挤混乱,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和行李,想要去卫生间都很难。如今,通过手机APP就能买到火车票,到了火车站,从进站人脸识别、站内机器人导航,到刷身份证和二维码乘高铁,一切都很便捷。

这次回家,张曼轻装简行,行李里全是给女儿买的零食和玩偶,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要大包小包给亲戚朋友捎北京特产,给父母和兄弟姐妹带款式新颖的衣服了,因为这些在家门口的商场或是网上都能买得到。

如今,那些踏上归途的人们,思乡的心情没变,旅途的终点没变,但从购票一直到踏入家门,很多细节的变化已是云泥。满载着乡愁的列车已从混沌嘈杂的绿皮火车,变成了舒适快捷的高铁;随身的行李从“锅碗瓢盆”的搬家式返乡,转变为一个行李箱轻松搞定;昔日的单一化窗口售票被互联网12306、手机APP、自动售票机等多种渠道取代,出行脚步从沉重、急迫变得轻盈、从容。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褚英硕 曲经纬 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