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华:一把剪刀裁出美丽人生

2019-03-11 14:5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张建华 一把剪刀裁出美丽人生

张建华今年42岁,在京经营小裁缝铺多年,帮老主顾改外套,帮新人们改婚纱、礼服,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从做衣服到改衣服,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到“穿出款式、穿出时尚”,一家小小的裁缝铺,折射出的是城市缩影,读出的是时代变迁。

一件运动上衣

穿衣讲究个人风格

老缝纫机旁,摆着布料,叠着一件淡蓝色的运动衫,裁缝张建华正琢磨着怎么能把衣服改小一点,行话叫“同比例缩小”。不着急下剪子,要把整个改动过程都想周全,怕的是冒失拆开了,拼不回去。

“这是个小伙子送来的,买大了。”张建华把运动衫抖开,又端详了一遍。送衣服来的小伙子前几天看上了这件运动衫,可断码了,明知号儿大,真心喜欢还是买了。张建华学舌,“反正有你呢,买大了也肯定能改合适了。”很多老主顾现在都有个习惯,碰见喜欢的断码服装,就先拍个照发给张建华,能改就买。

“时代变了,早就不是新三年旧三年了。”张建华初中毕业便来北京闯荡,从学徒一直干到老师傅。在他的印象里,刚入行那会儿,是不时兴改衣服的,那时候买一件衣服贵,很多人会选择做衣服。好比一条裤子,做一条大约150块钱,买一条三四百都有可能。一身衣服要穿出些年头,多是选择做得宽松一些,怕过几年胖了,穿不了了,“我1992年来北京,那时候流行肥大款,给人家做瘦了,是要挨骂的。”

“大约从2008年以后吧,特别明显,做衣服的少了,改衣服的多了。”张建华说,现在百姓日子越来越好了,很少买一件衣服穿好几年,尤其是年轻人,当下流行什么就买,可能一年过气儿了,就不再穿了。客人们更加强调穿衣的个性了,买件喜欢的衣服,再依照自身的情况,量身做些改动,穿出了每个人的风格。

“生活水平都提高了,穿衣服不凑合。”夏天改T恤,冬天改外套,如今这已经是张建华手里每天都放不下的裁缝活。经营了多年的小铺子,没有被时代抛弃。

一身伴娘礼服

裁缝铺搭上微信快车

撂下运动衫,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女士的长裙,从领到襟,挂了七八个别针,张建华说这也是手头正要做的活,这是一件伴娘服,挂着的别针是标记,就是要改的地方。说罢他又把伴娘服小心地挂起来,挨着的还有一条洁白的婚纱。“这不开春了吗,要修改或定制婚纱礼服的人就要多了。”

“肯定要与时俱进的呀,不跟上时代怎么行啊。”张建华所说的与时俱进,来自于多个层面。倒退回张建华刚初中毕业的时候,再深造有点难,家里地也不多,父母都希望他学门手艺,正巧堂兄在北京做裁缝,就这么跟着来了北京。既是堂兄,又是师傅,张建华正经学徒两年,基本功扎实了,便想着要精进了。几年下来,北京大商场、大社区的打工经历,让张建华不仅手艺进步了,还把“收活儿”的技巧学明白了,待到自立门户时,从谈业务到做活,都不在话下。

问题也来了,时代在发展,服装不再只是遮体保暖之物,时尚元素一会儿一变,服装款式越来越花哨,张建华每天都要下很大功夫,查阅各类资料、杂志,以赶上这样的变化。还拿改衣服来说,自己的堂兄已经回老家了,张建华说,刚流行改衣服的时候,他也给堂兄或称师傅介绍了这样的业务,但是堂兄不太敢做,怕做坏了,服装的类型越来越多,顾客的眼光也高了,事实证明,不转变思路的话,生存空间很快就被挤没了。

“我也有过低谷,差点就放弃了。”说着,张建华不自觉地拿起了手机,接下来要说的事准是和网络有关系了。张建华回忆,大约在2006年或2007年,活儿明显少了,主要是来自网络的冲击。即将放弃的时候,张建华想着再拼拼试试,于是学着在网上发一些业务的推送,“那时候网站、论坛什么的,发推送还是免费的,那就发呗。”本不抱什么希望,不成想发出去的推送,却很快得到了回应,自己的店铺不再只服务于周边了,甚至有远在密云、昌平的客户,驱车4小时过来找他改衣服。张建华至此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已经开始在网上“逛街”了,在互联网时代,张建华就此发现了更大的市场。

张建华的手机里,老主顾多达五六百人,他勤快地更新着自己的朋友圈,展示着裁缝铺的动态,如此大家就不会忘记他。有的人甚至时隔多年,还突然会来找他。种种改变让张建华在老家得了一个称号——第一个吃螃蟹的裁缝。

一套结婚礼服

父爱缝进密密针脚

衣架的角落,挂着一身红色的结婚礼服,外边套着塑料布,挂的位置不显眼,却能看出张建华对这身礼服的小心呵护。“都20年啦,这是我老婆结婚时穿的,我做的!”提起这件衣服,张建华一脸自豪,摘下来,把里衬翻出来,“瞅瞅这针脚,多细!”

“这辈子我若能做足三件结婚礼服,就太完美了!”张建华虽然做礼服无数,但他口中这三件,对应的是三位特殊的“顾客”,爱人和两个女儿。比起爱人,说到女儿张建华脸上的自豪又翻了一倍。他的大女儿自幼好学,两口子在外奔波,无暇照顾孩子,可女儿争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中医药大学,如今在北京上学的女儿,大约两个星期就会来看他,对于张建华来说,这是最幸福的事。“我就老想啊,将来给女儿做套婚纱,从小养到大,然后她穿着我做的婚纱,我牵着她的手,把她交到她丈夫手上……”说着张建华眼圈有点红,幸福里也有那么一丝伤感。

说完了爱人和大女儿,张建华也聊起了小女儿,才12岁,趣事也不少,“她小时候一说没衣服穿了,都是我做,最快的时候,一顿饭的工夫就做好了,一边看着锅,一边裁衣服,可快呢。”若说给小女儿做婚纱,张建华推算,那时自己应该已经差不多60岁了,“到那时,希望我这手眼,还允许吧!”(记者 景一鸣)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