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 协调奋进的历史脚步

2019-09-25 06:3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协调奋进的历史脚步

(一)

历史的脚步,爬坡过坎,留下勃勃生机的气象。

从北京城区出发,向西北驱车90公里,海陀山下的延庆张山营热火朝天。建设中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和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让这个传统农业小镇的样貌为之一新。继续向北100多公里,崇礼太子山前运动员村、火车站等设施次第展开,一只巨型“凤凰”悄然成形。借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和筹办冬奥的“东风”,崇礼财政收入从2015年的4.4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0.15亿元,辖内92个贫困村全部脱贫。

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

“发展鸿沟”问题,千百年来困扰着人类社会,同样困扰着中国,困扰着北京。不同阶段,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务各不相同,区域、城乡、经济社会的发展之间,总有失衡失当之处。如何正确把握发展的力度和速度,通过优化调整、化解矛盾,避免畸轻畸重、顾此失彼,考验着治理者的智慧与担当。

“协调既是发展手段又是发展目标,同时还是评价发展的标准和尺度。”这是发展两点论和重点论的统一,是发展平衡和不平衡的统一,是发展短板和潜力的统一。

今天的中国,要遵循辩证法,善于“弹钢琴”。今天的北京,同样要用“一盘棋”的视角,处理好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重点和非重点的关系。

匠心独运丹青手,万里山河起宏图。

(二)

1949年10月1日,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西方世界却等着看笑话:“共产党只会打仗,不会搞建设。”

北京,共和国的心脏。能不能建设好这个大国之都,具有不一般的指标意义。

“我们的首都,应该成为我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特别要把它建设成为我国强大的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的中心”,1953年《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要点》首次对首都定位进行了比较完整的阐述。

首都建设1.0版蓝图,承载着站起来的中国人对现代化的最初想象。“不是有人不相信我们能自己建设现代化国家吗?老认为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吗?我们一定要争这口气,用行动和事实做出回答。”1958年9月,在北京市国庆工程动员大会上,时任副市长万里的发言豪情万丈。

“四面八方送物资,东西南北来人才”,在极其有限的国力条件下,全国各地鼎力支持首都建设,科技、教育、建筑、设计等领域顶尖人才齐聚北京。仅建设人民大会堂一项,就先后有十多个省市七千多名技工参与。

艰苦创业和举国支持,奠定了首都北京迈向现代化城市的基础。

1969年,第一辆地铁列车从古城站驶出;1974年,第一座立交桥在复兴门架起;1992年,二环路建成,成为中国第一条全封闭、全立交、没有红绿灯的城市快速环路……历史的巨笔,悄然描摹着北京的新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京城每十年更新一次地图,变化并不大,1996年后已经变为每半年更新一次。到了2009年,北京城区面积已达1000多平方公里,在中国大城市中居第一位。

赶超,跨越。

从陈旧古都到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北京奋斗历程的每一步,都印刻着大国之都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都激荡着伟大祖国澎湃前行的强劲足音。

(三)

城市日新月异,短板如影随形。

东与西,南与北,城与乡,发展落差显而易见。北京城六区承载了70%的产出和62%的人口,走在高楼林立的CBD,国际范儿扑面而来,但繁华城区之外,北京90%的面积都是郊区,其中大部分是山区,依然还有低收入的乡亲。

老北京以前三门为界,京北“发达”,京南“落后”。乃至多年前,时值北京新市长上任,有网友留言追问:“市长是北京的市长,还是京北的市长?”

“大京郊、小城区”“东快西慢”“北重南轻”……加强薄弱地区、领域的发展后劲,最大限度让资源在这1.6万平方公里的空间里协调起来,成为摆在北京全市上下的大问题。“十二五”规划中,北京明确提出“两个率先”,其一就是率先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

再将镜头拉远,俯瞰整个华北平原,一个“首都圈”念叨了几十载,但“北京吃不完,天津吃不饱,河北吃不着”。多年来,强大的“虹吸效应”加剧着区域发展冷热不均。2014年,河北人均GDP仅为京津两市四成,人均收入只及两市一半。

“首都与周围地区协调发展”。早在1986年,一场由北京发展战略研究所和北京国土经济学会联合举办的战略讨论会上,与会者就一致认为,“首都建设离不开天津市与冀北地区的大力支持;同样这些地区也需要利用首都的优势,来发展自身的社会经济,走向共同繁荣。”

发展不易,协调更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小康”要求的是发展水平,“全面”要求的是平衡、协调、可持续。

协调发展,意味着“破藩篱”“动奶酪”,如何摆脱局部利益、部门利益和地区利益的束缚羁绊,真正实现从算小账到算大账的转变,任重道远。

(四)

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突破区域发展隔阂,走出经济社会“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治理困境,不论是蛋糕的生成机制还是分配方式,都需要一场深刻的变革。

补阙挂漏,俾臻完善。

2009年,北京“城南计划”正式启动,规划功能区,布局大项目,融合优势资源,强化基础设施,3年2900亿元的投资力度,甚至超过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

2011年,“京西转型”全面提速。根据《关于加快西部地区转型发展的实施意见》,生态化、低碳化、特色化就是最大的发展优势。

“两个率先”持续推进,“十二五”期间,北京农民收入连续五年快于城镇居民,全市近四千个村庄的农民,都过上了“走平坦路、喝洁净水、上卫生厕、睡节能炕、住保温房”的新生活。

事实说明,越是短板,越具有后发优势;越在薄弱环节上用力,越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再放眼整个“首都圈”,一场势在必行的“外科手术”,撬动着区域深层变革。

“要坚持和强化首都核心功能,调整和弱化不适宜首都的功能,把一些功能转移到河北、天津去,这就是大禹治水的道理。”

2014年初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一语道破首都发展中矛盾的根源症结,定调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思路大逻辑。2015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布局了“功能互补、区域联动、轴向集聚、节点支撑”的“一盘棋”。

思路一变,天地开阔。

从各自为政,到协作扶持;从功能重叠,到优势互补……北京“瘦身提质”,“高精尖”经济结构逐步构建;天津“强身聚核”,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河北“健身增效”,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京津冀协同发展,资源要素在更大范围优化配置,“一加一大于二、一加二大于三”的效果日渐显现。大国领袖的深邃思考和战略擘画,正在京畿大地化为生动实践。

(五)

作为当今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首都,作为一座始终在“挑战-应战”模式中不断螺旋上升的城市,北京以最坚定的姿态,忠诚不渝地担当着自己的“首都使命”。

在最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聚焦“四个中心”,进一步明确了各区的功能定位。核心区功能重组、中心城区疏解提升、平原地区疏解承接、新城多点支撑、山区生态涵养……在如今这套分工体系下,做好“主业”、蓄积合力,让大家更加明确有所为有所不为。

历经10年建设,如今的北京城南已成为“腾飞”的代名词,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文化创意产业收入全市占比明显提高。有着“第二金融街”之称的丽泽商务区完成规划方案优化升级,一个对标伦敦金丝雀码头的新兴国际金融功能区呼之欲出。

交通畅达、青山叠翠……行走京郊,2万多公里的公路里程,编织出一张畅达之网。区区通高速,使远郊区全部进入“1小时交通圈”;村村通油路、通公交,城乡连为一体。

规划之变、城南之兴、京郊之美像一面面镜子,折射着北京求解发展不平衡问题的不懈努力。

让历史文化与自然生态永续利用,与现代化建设交相辉映,“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北京的脚步愈发坚实。协调发展,“首善”北京应当先行一步,也有条件把先行之步走好。

(六)

“京津冀如同一朵花上的花瓣,瓣瓣不同,却瓣瓣同心。”

放眼京津冀,北京的科技成果正在各处落地发芽、开花结果。至2018年底,北京输出到津冀的技术合同成交额累计约780亿元,其中中关村企业在津冀设立分支机构累计达7400多家,成为协同发展的示范样板。

千年大运河北首、百里长安街东端,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正式启用。太行之东、白洋淀畔,雄安新区开发建设序幕拉开,一座充满希望的未来之城正铺展画卷。

“一核”辐射,“两翼”齐飞。从谋思路、打基础、寻突破,到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协同发展彻底改变了京津冀地区多少年来的发展惯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让“抱团取暖”从梦想照进现实。

重点领域持续突破,京津冀一小时交通圈和半小时通勤圈轮廓日益清晰;医疗卫生协作紧密,医疗保险转移接续和异地就医服务实现有效对接;文化旅游协同推进,“一张图、一张网、一张卡”加快实施;生态环境保持向好态势,资源要素配置范围扩大……

沧桑巨变听回响。21.6万平方公里热土上,鼙鼓阵阵,生机勃勃。宏阔辽远的谋划,艰难勇毅的转型,呕心沥血的奋斗,正在为长远的未来夯石筑基。

(七)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

70年间,首都北京跨越发展,迈入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前列。协调平衡、协同新生,北京正打开更广阔的未来空间。

巍峨中轴线,展开大国首都的万千气象,一路向南穿过南部公园环,天尽头处,已竣工的大兴国际机场振翅欲飞。在新的伟大时代,这座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大国之都,必将凤翔于天。

大事记

1958年

制定了《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初步方案》,北京是政治中心和文化教育中心,要建设成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中心。

1983年

中共中央、国务院原则批准《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提出了不仅要保护文物古迹,而且要保护其周围环境,要对旧城实施整体保护的要求。第一次把环境保护作为重要专题列入总体规划。

1990年

城市建设“两个战略转移”:市区不再扩大规模,强化在市区外围建设卫星城。

2001年

北京成功申奥,赢得重大城市发展机遇。

2005年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获得国务院批复。首次提出“宜居城市”概念。

2005年

2月18日,国务院批复了首钢搬迁调整方案。这个方案是顺应和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一步。

2006年

成立了北京市新农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组织协调、监督检查新农村建设。

2009年

北京市启动50个城乡结合部重点村改造。

2014年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指出,北京要明确城市战略定位,坚持和强化首都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2015年

12月,中央发布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

2017年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明确提出“减量发展”概念,确定了人口总量上限、生态控制线、城市开发边界三条红线。

2018年

北京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86.5%,比肩发达国家水平。

2019年

1月11日,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搬离原址,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

2019年

1月24日,北京市政府发布《北京市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