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人大代表建议完善二孩生育服务保障

2017-05-15 06:57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市人大代表建议完善二孩生育服务保障

昨天(14日)是母亲节,在这个温情满满的日子里,感动、欣喜、快乐是妈妈们的“主旋律”。但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新手妈妈还是二孩妈妈,职场妈妈还是全职妈妈,面对来自家庭、社会、工作单位的压力,内心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彷徨焦虑。“妈妈们的焦虑不再是个案,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市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王建民教授建议完善二孩生育服务保障,缓解妈妈们的焦虑。

现状 工作生活难平衡

80后妈妈张女士原本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工作生活中开心愉悦,和老公、公婆相处融洽,但所有这一切随着去年宝宝的降生都被打破了。

“一切都变了”,张女士大吐“苦水”,“首先是职场和妈妈这两个身份很难平衡。比如,平时上班,孩子没法自己带,只能交给父母,没条件的只能请保姆、育儿嫂。”张女士说,听起来有老人帮忙带孩子算是幸福了,但实际上,老人和年轻人带孩子的习惯观念存在差距,带娃成了一件特别难沟通和达成共识的事。张女士也因此和婆婆之间有了隔阂,“现在家里经常火药味儿十足,虽然没有明着说对方的不是,但是双方都互相看不上,原本良好的婆媳关系因为带娃改变了。”

张女士说,自己脑海里几次冒出辞职的念头,很想回家自己带娃,把育儿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每次遇到娃生病,或者周末节假日带娃玩被单位通知加班时,内心的抓狂更是无法言表。

张女士的例子不是个案。在张女士所在的小区,生完娃就辞职,全职在家带娃的妈妈占到半数以上。迫于经济压力等原因没有辞职的妈妈,也有不少在琢磨能否换个工作。“自由点的,能多在家陪娃的行业,比如保险、微商,我都有考虑。”张女士和几个邻居曾探讨过这个话题。

爸爸带娃常缺位

“家庭和社会都默认妈妈带孩子是理所当然的,爸爸的缺席也大大加重了职场妈妈的压力。”同为80后的娃妈王女士道出另一层困境。

王女士的先生自己创业,全国各地跑,在家的时间非常有限。加上家里老人生病,王女士又在上班,只能请了个保姆白天看娃,保姆晚上6点下班,她再回家接班。

“真是心力交瘁,有时候回家还要工作,我就在床上围了个围挡,娃在里面哭,我就在一边工作。一次半夜娃哭了好久,我实在受不了了,任她在床上哭,自己跑到卫生间里哭。”王女士说。

“有的爸爸即使工作不忙,也缺乏对妻子的理解,缺乏责任心。”另一位二孩妈妈林女士说。

“很多年轻父亲自己是独生子女,虽然结婚生子,但不能真正肩负起家庭的责任。”林女士说,自己小时候父母单位往往有子弟托儿所,再加上生活压力没有那么大,有兄弟姐妹照应,父亲缺位的影响没那么明显。在林女士看来,从这个意义上讲,单纯开办托幼班等办法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需要个体、家庭、社会等层面的整体转变,“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分析 经济压力大 在意育儿品质

事实上,全面二孩政策并未带来人们想象中的生育高峰,一些妈妈对生不生二孩犹豫不决,甚至望而却步。对此,市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王建民教授从多角度进行了分析。

王建民说,一方面,女性的生育力从35岁后开始明显下降,40岁更是显著减低,生育能力在走下坡路。

此外,经过调查,大城市高学历适龄(30岁以内)孕妇再生育愿望不积极,经济压力为主因。王建民说,“放开二孩的受益者主要是受计生政策管控最为严格的中产阶级群体,但他们同时也是对育儿质量和生活品质尤为关注和在意的群体。”

在王建民看来,生育政策已不再是影响人们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首要因素,取而代之的是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因素。生育二孩意味着生活成本、教育成本、住房成本都会相应增加,这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

生育愈发影响女性职业发展

王建民还表示,伴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女性就业机会减少,就业性别歧视加剧的现象愈演愈烈。

王建民说,《2016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显示,全面二孩政策使生育对妇女职业发展的影响越来越凸显。就业市场上女大学生的就业机会明显低于男生。有没有男朋友、是否已婚、近几年是否有生育打算,更是成为应聘时女大学生普遍会被问到的问题。“虽然我国《劳动法》规定,妇女享有与男性平等的就业权利,但现有规定过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在相关规范不足的情况下,求职人或受雇人很难得知雇主所采用的雇用措施是否构成就业歧视,更遑论主张权利或寻求救济。”

即使找到合适的工作,现实中对于适育女性及处于孕期、产期、哺乳期“三期”女性的就业歧视也一直存在,在岗的女性职工在“三期”遭受用人单位不公平对待的情形也时有发生。0至3岁的托幼照管服务是空白,一些妈妈很难做到家庭工作兼顾。

建议 建议延长产假 各地统一时长

王建民建议,应结合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一系列社会保障措施,进一步完善生育服务保障,缓解妈妈的压力。

建议出台相关鼓励生育二孩的福利待遇;对于女性员工多的单位,政府在税收等方面给予一定的鼓励、奖励措施,形成相应配套的制度,减轻企业负担;以家庭为单位纳税;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考虑停止社会抚养费的征收。

王建民还认为,现行的98天生育假太短,应该尽可能延长,让女性有充分的时间恢复身体并照顾新生儿的身体健康,如休息半年。他建议全国各地产假统一时长,而不是由各地自定。同时完善和保障二孩生育假期奖励制度,生育假的相关规定在一些企业不易得到严格执行,应该引起执法检查部门的重视。

此外,王建民建议建立高龄产妇助孕补助制度,对符合全面二孩生育政策并准备怀孕的60后、70后夫妇提供助孕服务和补贴,以保障她们生育健康子女。

立法保障女性职业发展

王建民建议出台《反就业歧视法》,在就业领域系统地保护女性权益,明确具体的法律条例和保障措施,明确规定就业歧视的认定范围和判定标准,明确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法律责任。

政府要设置专门的反歧视平权机构,负责监督反歧视法律和政策的落实情况,对系统性歧视问题进行调查,提出或支持公益性诉讼,防止、杜绝具有普遍性的违法歧视行为,促进平等机会的实现,为歧视受害者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救济。

建0至3岁婴幼儿照料社会化服务体系

王建民建议,大力发展公共托幼护理服务。加大政府对妇幼健康服务机构、儿童保健科室的建设投入力度,扩大现有妇幼健康服务机构的儿童保健科室规模,加大硬件投入,增加现有妇幼健康服务机构的儿童保健科室容纳量,添加0至3岁婴幼儿护理照料服务功能。

建立0至3岁婴幼儿护理照料社会化服务体系,尝试建立育儿产业标准化建设,提供全托护理照料、上门服务、短时托管护理照料、突发情况救护等灵活多样的0至3岁婴幼儿护理照料服务方式。增强社区婴幼儿护理照料、托幼日间护理照料和居家婴幼儿护理照料等服务功能,分担职场父母和祖(外祖)父母的育儿压力。

同时,王建民呼吁爸爸们多参与到孩子的陪伴中来,肩负起家庭责任,缓解妈妈们的压力。

记者 邹乐

责任编辑:李楠楠(QN0006)  作者:邹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