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立新:纺织女工再就业

2018-12-18 04:4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纺织女工的再就业

朝阳路苏宁广场北侧,是朝阳区八里庄西里社区居委会。在这座并不宽敞的二层小楼里,党支部书记毛立新的办公室什么时候都是人来人往,社区里谁有了困难,准来敲她的门。

毛立新今年47岁,20岁那年她就来到了八里庄,那时她是一名纺织女工。

1991年,京棉三厂去平谷招工,高中毕业的毛立新就是那时进的厂。“能去京棉工作,亲戚朋友都羡慕得不得了!”那份骄傲,让毛立新印象深刻。

京棉,曾经是北京轻工业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与首钢并称“一黑一白”。上世纪50年代,京棉一、二、三厂陆续落户京城东部,数万名棉纺职工随之扎根于此,八里庄地区从农村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大型棉纺基地。一栋栋职工宿舍拔地而起,层高足有三米,地面还铺着大理石,是北京最早的现代居住区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带给棉纺厂的是加速发展。毛立新听厂里的老职工说,改革开放之初,京棉进口了先进的新机器,生产效率明显提高,断头率降低,产品远销东南亚,为国家挣了不少外汇。三厂还主动淘汰低端产品,加快技术改造,生产出宽布幅作为衣服的基础面料,满足人们穿衣的新需求。

初入京棉三厂,毛立新在梳并粗车间当一名挡车工。“梳并粗是纺布前的一道工序,通俗地说,就是清梳棉花,然后抻成细条,便于纺布。”毛立新说,纺织工序辛苦且枯燥,工人们三班倒,歇人不歇车,车间里什么时候都是机器轰鸣,空气中全是漫天飞舞的细细飞花。

年轻的她不怕辛苦,凡事争先,不到仨月就出了徒。棉线偶尔断掉时,当班工人要第一时间接起来,但凡手慢一点儿,就有可能影响机器运转。毛立新眼疾手快,干活儿麻利,从抻棉线、捋纤维,到接断头、拧成股,前后只需8秒钟。连续几年她都在技术比拼中被评为标兵,1995年,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国企工作是‘铁饭碗’,除了累点儿,生活上可以说是无忧无虑。”毛立新说。大国企不但承担生产任务,还包揽了职工的衣食住行。厂区对面建起了食堂、宿舍、电影院、医院、运动场、学校,时隔二十年,她仍然记得大伙儿拎着暖瓶去食堂打汽水儿的热闹场景。

但也就在此时,盛极一时的京棉开始显露危机。由于原棉成本低廉,斯里兰卡等国家纺织业兴起,导致京棉出口困难;国内民营纺织企业涌现,以低成本纺织品抢占了国企的国内销路。

1995年前后,毛立新从同事茶余饭后的闲聊中感觉到,厂里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差。再加上污染行业压阵减产的规定,没过几年,越来越多的纱锭停了下来。

仿佛一夜之间,京棉巨船风雨飘摇,数万职工彷徨观望。

“大家在车间干了一辈子,也没有别的技能。谁也没想到,‘铁饭碗’忽然被端掉了。”毛立新说,对于上世纪90年代的国企职工来说,下岗无异于晴天霹雳。

与此同时,市场经济的春风扑面而至。京棉厂区外,鑫帝、雪银、华堂三座商场相继建成,人们的物质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

这一切,毛立新都看在眼里,她没有太多纠结就迅速作出决定:既然棉纺企业前景不好,那就该尽早丢掉“铁饭碗”,主动谋求转型。1997年年初,在京棉职工大规模下岗之前,26岁的毛立新就选择辞职,去雪银大厦当起了售货员。2000年,她又通过统一招考进入居委会工作。

昔日紧盯机器的双眼,如今满含温情,面对2000多户社区居民。新岗位辛苦的同时充满挑战,毛立新又拿出刚进厂时的那份热情和努力,全心投入工作。谁家有困难、有矛盾,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尽全力解决。

原京棉三厂的宿舍院就坐落在八里庄西里,几栋老楼已经有60年了。随着高档小区拔地而起,宿舍院愈发显得破败,居民生活诸多不便。

“要整治,先得拆违,这是最难的。”毛立新说,就拿618号楼来说,里头住的都是比她进厂还早的京棉老职工,很多人都经历过下岗,这些年自谋生路不容易。“40平方米的房子要住一大家子人,搭出一间违建房也是不得已。”

因为曾是京棉职工,毛立新对居民的难处更有切身体会。她一次次入户开导大家主动自拆,碰到住房实在困难的家庭,还想方设法替他们找临时安置房。

在毛立新的带领下,社区2016年拆违3000多平方米,一部分用于增绿,在楼前楼后建成了2000平方米的花园绿地;另一部分进行硬化铺装,增加了150个停车位。眼下,散落在楼间的居民自建窝棚、小菜园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规整的绿地,新栽植了国槐、小叶黄杨、月季,老楼重新焕发青春。

在居委会,毛立新一干就是18年,从一名普通社工,一直干到了居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还被评为北京市先进居委会主任。“社会发展太快了,但不论在哪个岗位上,踏实工作、脚步不停,准没错。”毛立新说。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改革开放是伟大的历史选择,让社会变得生机勃勃。当然,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阵痛,这是社会转型的必然。现在京棉外迁顺义,发展得红红火火;我也在社会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希望尽我的微薄之力,服务社区、服务居民。

——毛立新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