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焦点解析北京学前教育如何高质量公平发展

2017-01-19 10: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将大力发展学前教育,新建、改扩建一批公办幼儿园,扶持发展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图为北京一家幼儿园的小朋友在老师带领下举行迎新年活动。 

千龙网北京1月19日讯 (记者 戴琪)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是2017年北京市的重点任务之一。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将大力发展学前教育,新建、改扩建一批公办幼儿园,扶持发展普惠性民办幼儿园。那么,具体政策如何落地?有哪些影响因素?北京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对此又是如何建言献策的呢?

西城区缺1.5万个学位

入园难问题如何解

北京市人大代表冯惠燕认为,目前学前教育的质量和公平程度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据我了解,东城自己的孩子缺少5000个学位,西城的孩子缺少1万个学位;就公平性来说,私立幼儿园费用比公办幼儿园要贵一倍”。

北京市政协委员、光明幼儿园园长申玉荣表示,公办幼儿园在面对“入园难”问题时,应做到内部挖潜与外部扩展相结合。她表示,在内部挖潜方面,可以将园内的多余活动场所改成教室,以增加教室数量来扩充学位。同时,在合理范围内增加班容量。

根据要求,幼儿园的班容量为25人,可在25人的基础上增加5人。说到外部挖潜,申玉荣表示,政府可将社区的空闲用地改建成幼儿园。同时,可以利用小学的空闲教室改建成幼儿园的大班,“这样也能够让孩子提前感受小学的氛围。”申玉荣说。

“民办幼儿园教师流动性很大”

幼儿园师资困境怎么破

冯惠燕说,民办幼儿园聘用了很多非京籍教师,人员流动性很大。“这样想保证教学质量就非常困难。”

另外,还有一种非教育部门举办的公办性质幼儿园,也面临师资问题。由于这些幼儿园已经采取不再增加编制的人事制度,没有编制,幼儿园只能聘用临时人员,这些编外的教师也就没有编制内教师的绩效工资,完全靠收费承担。“我们做过调研,有的公办性质幼儿园只有两位老师在编,三四百个孩子,绝大多数的老师都是编外用工。”北京市人大代表柳茹说,就因为“两头堵”,这类幼儿园的生存遇到了困境。

其实,公立园在师资配备上也有苦水。北京市政协委员、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园长李建丽表示,随着幼儿园改扩建,幼儿教师也出现短缺。尽管各大院校努力扩大招生、培养幼师,但是一方面师资仍然不足,另一方面课程设置上也与幼儿园发展需求不吻合,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入职后不能胜任幼教岗位工作,仍需从头培养。

李建丽建议,应改革幼儿教师招聘方案,拓宽思路向社会公开招聘乐于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爱孩子、爱事业、德才兼备的非幼儿教育专业的本科以上学历毕业生,经过选拔、考核与培训后进入幼教行列从事幼儿教育工作。

没有利润如何吸引投资

民办普惠园与“夹心园怎样扶持

“幼儿园一般来说分为盈利和非盈利两种,民办普惠性幼儿园属于非盈利的。但是如果一点利润都没有,又该如何吸引投资?”因此,冯慧燕认为,政府应该加大对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的支持力度。

北京市政协委员、二十一世纪实验幼儿园园长朱敏的观点也颇为相似。她认为,政府应按照幼儿园生均成本进行各类幼儿园收费标准核定。若规定的普惠园收费标准低于生均成本,应该由政府财政全额补足二者之差。同时,减免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的各项税负,减轻社会公众的教育负担。

作为公办幼儿园——北海幼儿园的园长,柳茹为其他幼儿园呼吁,多给它们一些扶持,让学前教育更为均衡。柳茹介绍,在北京,除了教育部门举办的公办幼儿园外,还有着为数不少的非教育部门举办的公办园,大约占到幼儿园总数的1/3,对于学前教育的普及和普惠是一股中间力量,也是夹心层。“但是,就我所知,这些幼儿园中,有不少生存极其严峻,甚至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除了师资困境外,办园经费也是一大难题,这也加剧了“两头堵”的现象。由于属于公办性质的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只能随着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标准走,一级一类标准是每个月750元,“但收费标准随着公办走了,财政投入并没有随着公办走,生均运行成本和收入之间差距很大。” 柳茹说。

2016年,北京市教育投入达到近260亿元,其中一部分就用来保障学前教育阶段普惠性学位扩充补助和学生资助资金。

北京市教委委员冯洪荣表示,政府鼓励学龄前教育多样化,也希望和鼓励社会力量能够和政府共同举办幼儿园,尤其是普惠性幼儿园。政府将通过奖励和补贴的方式鼓励普惠、优质的学前教育。

此外,冯洪荣还透露,政府也将在政策上将两类幼儿园区分开来,给普惠性幼儿园提供更多的公办园待遇,也鼓励学前教育集团化发展,从而增加百姓接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增加百姓获得感。

“存在条件不具备、规范不严格的学前教育机构”

“黑园”如何整治

北京市政协委员、原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表示,在解决“入园难”问题的同时还要保证“规范”。“目前确实存在一些社会学前教育机构条件不具备、规范不严格的情况,这涉及到幼儿身心健康的重要问题,应建立并完善各类学前机构的考核评价标准。”

“现在北京市的‘黑园’为什么屡关不止?就是因为这些幼儿园确实满足了一些需求。” 冯慧燕认为,一方面“黑园”有市场,另一方面这些幼儿园确实方方面面达不到标准,存在各种隐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思考如何管理,才能改变这些幼儿园的现状,为老百姓带来方便和安全。”冯慧燕说。

冯洪荣也表示:“政府非常鼓励民间力量参与举办学龄前教育,尤其是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但是民办园若想获得政府政策支持就必须在空间、安全和声誉等方面达到相关标准。”

“大量幼儿绘本是进口的”

如何看待幼儿教育

两会上,北京市副市长王宁表示,学前教育是人才的基础。在学前教育的发展中,政府不只关注学位不足、办学条件等问题,还要关注从小对孩子的教育培养问题。

他讲到,在一次图书博览会上,“只有一个馆人头攒动、人数最多,就是学龄前儿童馆,大家都在看手绘本。”然而,当王宁走进展馆,看到现场的手绘本后有些失望,发现大量的手绘本都是进口的。他说,我们的幼儿教育是关键环节,是人才体系当中最基础的部分,应当重视。

北京市政协委员、301医院儿科主任邹丽萍提到恢复设立托儿所。她说,“全面二孩”实施后,应通过设立托儿所,照看并教育幼儿,解决有生育意愿家庭的后顾之忧。王宁特意回应了邹丽萍的提议。他说, 0至3岁的学前教育非常重要,是否关口前移还正在研究当中。

》》进入千龙网2017北京两会专题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戴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