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三问|朱良:解决停车难还有哪些潜力?

2019-01-12 12:1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1月12日讯 1月12日,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开幕。作为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良,在履职中一直关注交通问题,尤其是将交通与信息化结合。如今,朱良对电子车牌的关注点也从最初的“车辆标识”到依靠科技手段促进交通的精细化管理。1月12日上午,朱良做客2019北京两会委员听民意现场时,就停车问题进行了沟通与交流。

千龙网记者:停车收费电子化对我们的影响?

朱良:这个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电子收费的好处是避免了过去人工收费可能的讨价还价。但电子收费也不是万能,现在停车之所以困难,根本问题是停车位不够,特别是占道停车。据2019年交通委做了一个统计,每天晚上停在北京市城区道路上的机动车大概有50多万辆,而真正交管部门在道路上划的停车位好像只有7万个。一个简单的减法算下来,起码有40多万辆车实际上每天晚上是停在不合法、不合规的地方。现在通过电子收费,虽然改进了收费的手段,但是电子收费本身并不能解决停车的供需关系。

千龙网记者:那应该如何解决停车难?

朱良:我今年有一个关于停车管理这方面的提案,就是在道路停车电子收费之后怎么来配套政策的问题。首先我觉得适当扩大道路的停车位的供应,这样才能够严格地执法,才能够把违法的和合法的有一个区分。

千龙网记者:停车收费电子化还有哪些空间?

朱良:电子收费现在的规定比如说白天15分钟之内是免费的,那么15分钟以后每15分钟就要计一次费,那这个计费实际上不便宜的,可能相当于每小时10块、15块的水平。那么在这种时候可能车主很关心停车的起止时间准不准。比如停了14分钟就走了,但如果计到15分半或者16分钟我就要交钱,这个我想有争议。可以用电子手段来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我在提案中给政府部门提的建议,就是让政府部门开发一个手机应用软件,这样让车主可以自愿地免费下载,下载在司机的手机上。然后停车的时候把手机放在手机架上,放在窗前。当他准备开始停车的时候,他按一个比如说“进入”键,手机就开始自动地拍摄这个场景,而且手机可以很准确地进行卫星定位。等停稳以后再按“停稳”,这时候就可以自动把时间、地点和场景的数据上传到管理系统。这时候管理系统就知道是几点几分在哪个停车位停车了,当走的时候同样再打开手机,再按一下比如说“离场”或者是“离开”,这样把他离开的整个镜头拍下来。等他真正离开停车位之后按一下“结束”,把所有结束的时间和地点、场景再上传,这样计算机系统就很容易比对出这辆车的停车时间。

更多精彩视频

相关专题:

追梦新时代 2019北京两会

责任编辑:李孟鹏(QN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