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协委员支招如何巩固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成果

2019-01-14 03:4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应防止校外培训乱象寒假反弹

经过半年多对校外培训机构的集中治理,日前,北京市发布《关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改回头看的通知》,提出北京市台账内校外培训机构已全部完成整改,为巩固成果,防止反弹,要求各区开展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改回头看工作。寒假即将到来,再次进入“报班”热阶段,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在今年的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上成为了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出台培训机构治理监管细则、赋予教育部门执法权、在社区街道增开家长学校……不少市政协委员都积极为彻底防止培训机构乱象反弹支招。

让执法更有效

培训机构“批管”应一体化

本市对于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的力度之大可谓前所未有,明确执法主体、提高执法效率是避免反弹最直接的方法之一。北京市政协委员、芳草地国际学校校长刘飞表示:校外培训机构一定要治理,而目前的情况是本市将治理权放在教育部门,但是审批权却放在工商,这样就形成了工商批教委管的局面,“批管”脱节,建议应该将二者结合起来。

在教委管的同时,却没有赋予教委执法权,增加了机构检查难度的同时降低了执法效率。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二十一世纪幼教集团总园长朱敏认为,在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过程中要给教委执法权,“因为教委没有执法权。比如有些机构属于有证无照的机构,从管理的角度上应该属于工商来管,教委无法直接进行执法。”朱敏认为,如果将执法权赋予教委,从制度上提高执法效率,在面对问题再出现的时候能够更及时快速进行执法。

让处罚有依据

应出台校外培训机构监管细则

如何能够更精准地对违规机构处罚也是巩固整改效果的一剂稳定剂。市政协委员、密云区教委副主任刘彦红表示,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的工作中,各区都是历尽千辛万苦来清理整顿历史的欠账。在《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案)》中提到学历教育、学校教育等涉及到文化类的教育培训机构,都需要由县级以上的行政部门去审批。现在市场上的大批培训机构都在工商部门获取工商执照,但在教委却没有办理办学许可证,这是历史欠账。“我们现在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就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刘彦红表示,作为教育行政部门,虽然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案)》的相关规定有对培训机构监管的权力,但怎么监管却缺乏详细的细则,比如罚没机构收入或所得并没有相关细则明确具体罚没的额度,“所以区教委在做这件事情时十分为难。”

此外,刘彦红也表示,要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机制切实运用到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当中,提高治理效率,缓解人员不足问题。“以密云教委为例,我们是专门有一名民办教育工作人员来管理,但自从增加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这件工作之后,我们人手就远远不够了。因此,要靠真正地落实‘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制度,在涉及到类似违规教育机构出现时,各部门及时就位,同时将日常的管理交给街道。”

让家长更放松

学校社区应建家长学校

未来,全市将通过家长学校来帮助家长了解孩子、了解教育,缓解家长盲目追赶的情绪。市政协委员、北京第166中学校长王蕾表示,校外培训机构乱象的产生一部分原因来自家长的焦虑情绪,学校就需要通过家长学校来让家长了解教育,了解学生所需。“比如为了让家长能够正确认识学生、了解教育,我们学校对家长进行培训,会指导家长学生什么样的学段中怎么能够陪伴和教育孩子,同时通过网络等多种形式为家长提供多种资源和指导。”王蕾说。

同时,市政协委员、中关村一小校长刘畅也认为,目前家长的焦虑和责任缺失是造成校外培训机构乱象的一个原因,她希望政府在治理培训机构的同时还应疏导,应由政府机构到街道、社区建立家长学校,注重从家长的素质、家长如何教育孩子、对教育的理解、家长的育人理念等多个方面对家长进行教育,“社区家长学校应该与学校的家长学校互相补充,聘请的人员可以是社区专家,也可以是学校老师,还可以是具有教育心得的家长。

让学生个性得以满足

洗掉“烂牌”还要留住“好牌”

据了解,在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过程中,北京市部分区已经公布了校外教育机构白名单,一些证照齐全的校外机构被公示。市政协委员刘飞表示,这次的校外机构集中治理是一个“洗牌”的过程,在扔掉“烂牌”的过程中,也要将“好牌”留下来,“每个学生都有个性化的需求,不同的学生群体有不同的需求,学校只能满足大部分学生的需求。对于部分有需求的学生,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应该共同辅导。一些体育、艺术、科技类的机构有利于学生动手动脑,也包括一些学科类的培训机构,只要是合规的,都应该助推。”刘飞说。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