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新时代|建言推动“三城一区”发展建设

2019-01-14 15:4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建言推动“三城一区”发展建设

北京正在以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未来科学城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三城一区”为主平台,发力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很多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也都参与其中,建言献策。在昨晚举行的“履职新时代”代表委员专访中,代表委员们用亲身经历讲述参与科研的曲折故事、用提案议案推动“三城一区”发展建设、通过调研收获科技创新的深入认识,他们用实际行动,助力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

佘京学委员

提案推动怀柔科学城轨道交通建设

就在今年政协会议开幕的前几天,佘京学委员还在与交通委等相关部门讨论他去年一份有关怀柔科学城提案的进展情况。怀柔科学城是北京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三城一区”主平台之一,是国家批复的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核心承载区,目前建设发展正在步入快车道。去年两会上,身为怀柔科学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的佘京学提出“关于加快首都东北部轨道交通建设的提案”。

在提案中,佘京学认为,从规划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城市发展还是科研人员的通勤需求,怀柔科学城都急需加大轨道交通建设力度。因此,在征求了怀柔区政府和轨道专家的意见之后,佘京学提出了具体的构想。例如,他建议尽快实施市郊铁路S6线以及S6线北延线,以解决怀柔科学城科研人员通勤的实际困难。他还建议增加“三城一区”之间的联络通勤交通保障,建议黄怀密线在速度和级别上有所升级,以提高运力等。佘京学回忆,提案提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交通委等相关部门就找上门来。“他们不仅为了我的提案专门设立了专项议题,还带专人到怀柔了解情况,开展工作。”

如今,佘京学既要完成本职工作,还要参与市政协委员的各项调研活动,虽然每周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但他认为所有的工作并不冲突,甚至有很强的一致性,“去年一年,政协有很多专题调研都是围绕‘三城一区’的,各界别的政协委员也出谋划策,给出了很多特别好的建议。”

担任市政协委员的这一年,佘京学充分体会到了通过政协委员身份能发挥的作用。佘京学说,未来的怀柔科学城将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和国家重大需求,建设世界级原始创新承载区和开放科研平台,引导和推动高端创新资源要素加快集聚,打造科技创新中心新地标。而他将以一名市政协委员的身份,继续建言献策,为怀柔科学城的建设尽心尽力。

姜晓明代表

建言“三城一区”建设 让科学家在怀柔尽快安家

中科院北京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姜晓明去年作为新一届的北京市人大代表,在第一年的履职中便参与了“三城一区”建设的调研,并参与提出了相关建议。

姜晓明在人大会议上参加的是怀柔团,而怀柔的科学城建设正是北京市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重点打造的三大科学城之一。姜晓明说,怀柔科学城建设的目标是建设一批针对不同方向的大型科研装置,其核心能力会远远超出一般实验室拥有的能力,更会向科研工作者提供世界一流的、顶尖的研究突破能力。

围绕大型装置,未来会集聚各优势学科的顶尖科学家,同时围绕这些学科将建设一批既能充分发挥大型装置能力,又能体现学科优势的交叉研究平台。姜晓明说,这样的结合在世界上没有先例。“我们要借此实现科技强国目标、引领世界科技发展,前面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所以任务非常艰巨。”

“除了科学高地建设,如何实现人才高地建设、引进世界一流人才,使之留在怀柔科学城开展研究工作,去年一年我们在多次调研过程中也从规划角度到配套设施建设角度,给予了很多建议。”另外,姜晓明还建议,北京市能为科研人员提供住房等优惠政策,以便科学家在怀柔安家。

姜晓明还指出,怀柔科学城的科研突破一定要有着力点,从对社会贡献、对国家需求的贡献以及对地方经济的贡献角度,一定会有成果出现。“怀柔科学城、未来科学城、中关村科学城这三城如何通过前沿成果上的突破,真正在国家产业、龙头行业中得到应用,我们在调研中对此也提出了建议和具体措施。”姜晓明说。

姜晓明介绍,根据规划,到2020年左右,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成效将初步显现,届时交叉研究平台能够真正开始运行、大型装置布局基本成型等。“今年会提前看到一些成果,包括相关设备进入平台,相关研究所整建制搬迁从体制机制到队伍实现重组。这个布局会在三五年之后真正发挥作用。”姜晓明说。

刘海明委员

一年17次调研关注科技创新到成果转化

“讲到创业,其实在创业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还不是科技创新,而是如何把科技创新变成生产力。”市政协委员、北京航天恒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技术总监刘海明也是2018年新提名的委员。尽管刚刚履职一年,但是刘海明已经参加了市政协科技委围绕“建设科创中心,提升首都新动能”组织的17次调研活动。

“我认为现在很多人走入了一个误区,就创新而谈创新,实际上创新和转化是不可分割的,所有的成果最终都要变成生产力,尤其在民营经济和涉民生领域。”刘海明举例说,像大家都在用的智能手机,包括他本人在做的生态环保方面的工作,都是科技创新成果化的直接反映。

“我在北京市政协科技委履职的这一年,走访了小米、京东、阿里、360,这些都是科技创新完整的成果化,大家都已经享受到了。”刘海明说,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密不可分,但现状却是由于机制和体制的问题,导致二者有些脱钩。

“为什么有很多科技工作者创业时走了很多弯路,拿不到投融资,实际上他是科技思维,不是市场思维。”刘海明指出,现在的评价机制和评审机制都放大了“科技”、弱化了“成果”,也造成了一种导向。

刘海明说,在履职的这一年,他看到很多科技创新到成果转化做得很好的企业,对他本人有很大的触动和启发。“应该说这一年通过向别人学习和自己走访,以及委员间的交流和座谈,不光是对我自己本人的履职,也对我企业的成长有很大帮助。”

刘海明总结,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本应是无轨对接,但现在轨道脱钩了。在今年的两会上,他准备重点围绕成果转化做发言,“因为科技创新能不能创造效益,很重要的环节就是成果转化。”

此外,刘海明指出,成果转化目前也面临着很多问题,包括人才的问题、资金的问题、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政策覆盖的问题等,都急需得到解决。

胡志远代表

为医药健康专心研发 打通与患者最后一公里

前阵子,胡志远代表看了一部叫《燃点》的电影,电影里记录的是中国创业者的生存现状。“看完之后太有感触了,因为我现在就是一名创业者。”

胡志远不仅是国家纳米科学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还是北京中科纳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既是一位纳米领域的科研工作者,又是一位正在将科研项目进行产业转化的创业者。

作为一位科研工作者,最大的成就感无疑是让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尽快地、成功地应用到患者身上。胡志远介绍,目前公司已研发成功了一个叫“肿瘤捕手”的技术,它可以通过包裹了多肽的纳米磁珠,捕获血液中的循环肿瘤细胞,从而实现肿瘤的早期发现。“我们要在血液中的10亿细胞中发现1个肿瘤细胞,虽然科研难度非常大,但我们的团队经过多年攻关已经拿下了这个成果并进行了创业,为的就是尽快打通与患者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胡志远说,曾经有位肺病患者,肺部只有一个5毫米小的结节,尽管结节这么小,胡志远的团队还是通过技术筛查出了11个肿瘤细胞。胡志远说,肿瘤从发生到发现往往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目前比较常用的技术和手段仅能发现和诊断中晚期肿瘤,无法对早期肿瘤准确识别,而“肿瘤捕手”技术则可以将肿瘤发现的时间点往前推5至10年。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胡志远也参与了很多履职和走访活动,并且把世界先进的4P医学理念,即预见性(Predictive)、预防性(Preventive)、个性化(Personalized)以及参与性(Participatory)引入北京本地的医药健康课题,并积极参与疾病早期防控研究。

“那部电影里说,创业者的心中都有火苗,对于我们来说,这种为患者真正解决难题的热情,就是我们心中的火苗,是我们不管艰难万险都会走下去的动力。”胡志远说。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张蕾 叶晓彦 白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