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解整治后腾退空间如何利用? 代表呼吁多建些养老医疗设施

2019-01-15 15:4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疏解整治后腾退空间如何利用? 代表呼吁多建些养老医疗设施

2019年是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第三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更加注重疏解整治与优化提升同步推进、疏解与环境整治紧密结合。中心城区疏解后的腾退空间,能不能改造成小型养老机构,社区卫生服务站或者建造立体停车场呢?在昨天下午的讨论会上,来自西城团和丰台团的多位代表,为腾退空间再利用献言献策。

想建养老设施却没地儿

“这两年,政府建了很多养老照料中心和养老驿站,但密度还是不够,特别是城市中心区,缺口依然不小。”丰台团的市人大代表施颖秀是颐养康复养老照护中心的院长,养老议题是她两年来一直关注的话题。

施颖秀以其所在的东铁营街道举例,街道下辖25个社区,规划建设5个养老驿站,现已建成的养老驿站却只有两个,相当于一个养老驿站得覆盖12.5个社区。而即便是5个养老驿站全部建成,也是5个社区共享一个养老驿站。“为什么织不密?其中一个主要矛盾就是城区内养老服务场地供给不足,场地不足,服务运营商自然跟不上。”

施颖秀告诉记者,无论是机构养老还是社区居家养老,在城中区社区嵌入式的小型养老机构都非常受老年人的欢迎,而老旧小区由于原先设计规划的原因,找不到足够的场地。“去年我走访了很多老旧小区,发现这些社区内都缺乏养老服务场地,很多老年人都说他们没有跳舞和交流的地方。”

去哪里可以寻到场地?施颖秀发现,疏解整治后的腾退空间是一个很好的来源。然而,现实的问题是,这些腾退资源分布在不同部门和机构手中,整合再利用的力度远远满足不了需求,“能否由某个部门牵头规划,加大腾退空间改造为养老设施的力度?”

养老改造审批易“卡壳”

找到了腾退后的可利用建筑物,在实践中人们发现,改造又是一个难题。施颖秀提到,2018年10月实施的《老年人照料设施建筑设计标准》中,对老年人照料设施的楼道宽度、硬件设置、消防等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然而,许多既有的建筑物,由于当初建造时并不是按照养老设施设计的,很多硬件达不到标准,设计审批时也无法过关。

施颖秀呼吁,设计部门和消防部门能够走到建筑中,具体分析,为既有建筑的养老设施改造提供一个绿色通道。

利用地下空间立体提升

来自西城团的市人大代表、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则提出了疏解整治后利用地下空间立体提升的思路。

“这两年,老城区里还有这么多人居住和工作,改造提升的问题也得加大重视。”田伟举例,老城区里的大医院,普遍有“停车难”的问题,但由于医院建造得太早,院区内根本找不到解决之法,服务环境的改造也就无法实现。“能不能利用医院周边疏解后的腾退空间,在地面上留白增绿,在地面下建设一些立体停车场?”

田伟表示,和其他国际化大都市相比,北京目前对地下空间的利用率并不高,建议充分利用这些地下空间,在促提升上多下功夫。(记者 赵莹莹)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赵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