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会上的“00后”

2019-01-19 09:13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两会上的“00后”(1)

1月18日下午3时,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举行闭幕会。会议现场,委员们中间坐着6名中学生。“他们都是‘00后’,是我们的小伙伴,参与了这次市政协全会的‘全套’流程”,委员们说。

这是2016年以来,市政协第四次邀请大中院校师生直接体验政协高层次的协商议政活动。

北京市政协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陈煦回忆,市政协从2016年起推行青少年“模拟政协”实践活动,当年邀请了2名老师、2名中学生观摩市政协全会。今年,受邀“上会”的师生已有10人,其中6人是中学生,分别来自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北京中学等学校。

“四年走过来,‘模拟政协’实践活动影响越来越大,参与的学校越来越多”,陈煦对新京报记者说,学生“上会”,切身感受到中国民主政治制度的优势和魅力,感受到政协“有温度、可触摸”,“这同时也是对政协委员履职的监督检验,有利于政协委员履职水平的提升”。

“我们要做同学们的眼睛”

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学生任方舟是本次政协会的6名“上会”中学生之一。1月13日晚,代表委员政务询问咨询现场,他以为只是现场观摩学习,没料到居然有直接和市政府委办局“一把手”交流的机会。

“有点意外,但是非常开心”,任方舟说,他向市教委主任刘宇辉提了一个问题:现在不少学校都在胡同里,一旦发生紧急情况,消防车或急救车进不来,这该怎么办?“这也是我的同学们关心的问题。我得到了比较满意的答复,刘宇辉主任说,教委会跟交管部门协调解决。我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同学们。”

北京第十二中学学生李晔也是6名“上会”中学生之一。为期7天的会议,她记了满满一笔记本,几乎把听到的每个委员的发言都记录下来,“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委员提到,早晚高峰清洁车清洁道路对交通造成较大压力。我也有相同感受,之前爸爸送我上学,早高峰的四环经常拥堵,可是经常看到一辆清洁车在外侧车道缓慢驶过”。

在笔记本上,李晔还写了几句话,她称之为“灵魂之问”,“我是怎么来的,通过层层选拔选上来的;我去做什么,观摩学习政协全会;我对谁负责,我是北京中学生的一员,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李晔说,“人民政协的政治协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重要体现,是党和国家实行科学民主决策的重要环节,是党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途径”,课本上的这句话,她早已倒背如流,可是政协如何发挥协商议政职能?直到这次“上会”,她才有了直观感受,“这次真正体会到委员们如何协商议政,小组讨论很热烈,很多委员说,提意见不要歌功颂德,要谈问题;提建议就要提到点子上”。

6名“上会”中学生中的北京市京源学校学生张家琦也有同感。

“政治协商制度不再只是课本里的一句话”,张家琦对新京报记者说,“模拟政协”让他有机会身临其境,书本里冷冰冰的语言变得有温度,变得立体直观起来。特别是观摩小组讨论时,他发现委员们的提案非常贴近民生,不少都说到了他的心坎儿里,“委员们提出的很多建议都事关老百姓的衣食住行,这种为民情怀让人肃然起敬,对处在价值观形成关键期的我们来说,更加知道了责任和担当的深刻含义。”

张家琦和李晔都用“沉浸式”这个词,形容“上会”感受,他们不仅可以自由参加开幕会、小组讨论、专题座谈会、联组讨论会,还观摩了提案各项工作,就连提案审查的会议,也向他们开放。“有太多故事、感受、信息,迫不及待要和同学分享,我们要做同学们的眼睛。”

不仅观摩全会还要写“模拟提案”

这次“上会”,张家琦带来了1个关于推广急救方法、提升公民急救素质的“模拟提案”。他说,这个提案是由他和其他同学共同撰写的,此前一则“儿童吃东西被卡喉咙窒息死亡”的社会新闻让他们意识到,如果身边的人懂得急救方法,或许就能挽救这个孩子和更多人的生命。

市政协有一支由政协委员、院士、中学特级教师等组成的50人专家团队,对学生们的“模拟提案”提出建议。

张家琦关心的问题和专家团中的市政协委员李萍关于院前急救的提案不谋而合。李萍不仅对张家琦的“模拟提案”提出具体指导意见,更吸纳其中的想法,形成正式提案带上了这次政协会。

陈煦说,“模拟提案”只是“模拟政协”实践活动的一个环节。“四年来,我们邀请一些委员到学校担任指导老师,给学生们讲政协故事。日常工作也会邀请学生参与,比如议政性常委会、议政性主席会、提案办理协商会等。有的学生还参与到具体的协商活动中,关于校园欺凌提案办理协商会,我们就邀请了人大附中的学生参加,听取他们的想法。”

他回忆,四年前,市政协主席吉林偶然得知,北京有的学校有“模拟政协”社团,还自发组织“模拟提案”竞赛活动,“吉林主席很重视,我们也开始了解情况,发现邀请师生观摩政协,是了解中国民主政治制度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也是对青少年加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有益探索,有助于引领青少年有序参与政治生活和社会公共事务,增强‘四个认同’、坚定‘四个自信’”。

陈煦说,市政协的“模拟政协”活动,没有特别要求,全市学生都可以参与。政协全会则因为场地等限制,由“模拟政协”观摩团领队、市政协委员张毅从全市学生中层层选拔。市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已连续三年,写入“青少年‘模拟政协’实践活动”,2018年专门制定了开展“模拟政协”实践活动工作计划,提出支持以中学和高校为重点设立“模拟政协”社会实践基地,并推荐市政协委员、机关领导干部担任“模拟政协”实践基地指导专家。

北京市一零一中学是北京市较早开展“模拟政协”的中学。该校教学处副主任高建民回忆,一零一中学的“模拟政协”,从学校2010年起开始探索的“模拟人大”转型而来,2016年正式起步。学校还开设了“模拟政协”选修  课,以此带动学生参与“模拟政协”社团活动。一些学生受邀观摩了市政协全会,他们的不少建言受到委员们的关注,由委员们提交到大会并成为了正式提案 

其中,由一组学生在“模拟政协”活动中提交的“关于建立京津冀城乡学校间图书流动机制”的“模拟提案”,被委员吸纳后形成提案,带到了2018年的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

高建民回忆,当时,小组中的6名学生参与了给贫困地区学生捐款捐书活动,可是有的学生跟父母回老家看到,当地教育条件落后,图书资源少,收到的部分捐赠书籍并不适合孩子们阅读。怎么把孩子们需要的书捐到他们手里?怎样才能使图书资源流动起来?这6名学生通过调查问卷、访谈等形式开展调研,形成了这份“模拟提案”。这个提案还成为了2018年北京高考政治选择题的素材。

通州区潞河中学高二学生王小萌没有直接“上会”,不过她的“模拟提案”,被委员赵晓光带上了会。

“我身边的朋友跟我倾诉过,不知道为什么提不起精神,身体不舒服,有抑郁症状。我平时挺爱上网,也关注了不少博主,发现这个问题不仅仅发生在青少年身上,是一个普遍问题”,王小萌说,她和同学们就此进行了调研,写了关于加强常见心理疾病科普的“模拟提案”,提交到“北京市青少年模拟政协”平台,被赵晓光关注到。“这个提案比我想象走得远,很惊喜”,王小萌说。

王小萌从高一开始参加学习“模拟政协”社团,去年上半年曾到市政协参观,“‘模拟政协’活动让我真正发现可以切实改变一些事情,这消除了我很久以来的无力感。就像心理疾病被忽视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去破解,但只要把这个声音发出去,就会有更多人关注,影响就会越来越大,给了我们这些学生参与社会、走出象牙塔的机会”。

“小小政协”的“燎原之势”

2016年,市政协首次邀请2名中学生观摩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四次全会,市第一六六中学学生吴嘉辉是其中之一。这一次经历,为他开启了“参政议政”的大门。

虽然时隔三年,但谈起这次经历,吴嘉辉仍然兴奋。他将同学们在课余准备的四份“模拟提案”带到了会上,还在代表委员政务询问咨询现场,围绕其中的一份“模拟提案”,向市教委负责人提问:雾霾天气里中小学生教室是否需要安装净化器?

吴嘉辉没料到,这份“模拟提案”,带来了“连锁反应”。

政协会闭幕后,不少市政协科技界别的委员来到学校,为学生们解答雾霾知识,十二届市政协科技委主任申建军就为学生们讲了一堂“京津冀雾霾模拟协商会”;市气象局副局长王迎春也来到学校,讲解雾霾形成的原因。

市政协委员、第一六六中学校长王蕾回忆,“由于学生们的热情特别高,学校还与气象局合作在楼顶建立了雾霾与细颗粒物环境流动气象观测研究监测站,让孩子定期观察研究,培养他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这次经历,还给吴嘉辉带来了另一个收获,他和同学们创建了“模拟政协”社团,也叫“小小政协”,到现在,社团成员已经有四十余人。

为学校建言献策、促进学校发展是“小小政协”的重要工作之一。吴嘉辉告诉新京报记者,社团专门设立了学生校园观察员,负责观察校园里经常被老师和学生忽略的问题。“有一次,观察员发现卫生间没有镜子,于是向学校的学生发展部提出了建议,一个月左右就收到了反馈,不仅卫生间装了镜子,还挂了门帘。”

类似例子还有不少。校园里原来没有乒乓球台,“小小政协”提出建议之后,学校就在校园南北两侧共设置了四个乒乓球台;还有学生反映学校伙食改善问题,为了加强沟通,学校邀请午餐公司工作人员、“小小政协”成员和学代会代表一起交流。

吴嘉辉回忆,开始时“小小政协”写的“模拟提案”更像是学生作文,这一局面从市政协委员担任指导老师后有所改变。

市政协委员朱良是“小小政协”的指导老师,他回忆,学生们曾写了一个关于军训的提案,“孩子们更多的是从学生感受的角度,撰写提案,没有考虑到政府部门的职责,我就启发孩子们把建议再聚焦,比如对于军训,学校应该做哪些事情,教育部门应该如何做,学生们的思路打开了,热情很高”。

王蕾认为,学生参与“小小政协”,不一定总是提提案,更重要的是让学生关注身边事,积极提建议,培养学生们的批判精神,“比如学生卫生间的改良,挡板和小便池的高度,洗手的位置与涮墩布的位置,墙面刷什么颜色,学生们的建议都会反馈给主管校领导,只要学生们提出来了,大家就要一一落实,如果实现不了就要充分解释,给学生一个发声的途径和地位”。

“‘模拟政协’社团成立以来,学生的变化显而易见”,王蕾说,“小小政协”不仅仅是个学生社团,“我们已经将其固化成为学生参政议政的形式之一,希望让更多孩子在学校里发挥主人翁的责任感,也锻炼他们在政治实践当中的理论自信,坚定他们的制度自信”。

在妈妈眼里,吴嘉辉的变化有目共睹。“以前他和我们聊的都是音乐、游戏、历史等,现在会特别兴奋地和我们分享对疏解非首都功能、精准扶贫等时政热点的认识,视野更开阔了。”

陈煦和张毅不约而同用“燎原之势”,形容“模拟政协”实践活动的影响。

张毅说,在观摩学习中,学生跟委员形成了捆绑式、影随式的关系,在学生们心中埋下了建言献策的“小火种”,当学生们回到自己的学习生活中,“小火种”便能形成燎原之势。

陈煦说,目前各区政协也开始开展“模拟政协”实践活动,“已经形成了燎原之势。这种不是灌输式的自觉参与学习,既不与升学挂钩,也没有高额奖励,学生没有任何压力,能真切感受到中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制度优势”。

市政协委员李萍也是“模拟政协”实践活动的指导老师,在她看来,“模拟政协”是一场特别鲜活的社会实践课程。“学生可以深入了解政治协商制度是怎样运行的,委员们如何关心国家和北京的大事,这个参与过程对他们将是难忘的教育,对培养他们的爱国情怀、参与国家事务的决策,都是特别好的方法”。

陈煦说,“模拟政协”也是对政协委员履职的监督检验,有利于政协委员履职水平的提高和委员作用的发挥,“通过和孩子们交流,委员们意识到孩子们真正关心什么,可以打开委员们的视野,互相促进提升”。

“模拟政协”让我有机会身临其境,书本里冷冰冰的语言变得有温度,变得立体直观起来。特别是观摩小组讨论时,我发现委员们的提案非常贴近民生,不少都说到了我的心坎儿里。

——“上会”学生张家琦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王姝 何强 王俊 许雯 沙璐 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