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积极建言:为永定河建立跨省市联防联控机制

2019-01-17 15:2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为永定河建立跨省市联防联控机制

北京是极度缺水的城市,一定要饮水思源,建议为永定河建立跨省市联防联控机制、应提升山区生态林管护水平……昨天下午,在北京市政协组织的主题为“全面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建设天蓝水清土净地绿的美丽北京”联组讨论会上,委员们抢着举手发言,积极建言献策。

抓好大气污染防治、进一步改善生态环境,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列出的2019年主要任务之一,也是市民高度关注的话题。昨天下午,副市长杨斌、市政府副秘书长曾劲,以及市环保局、城管委、交通委、水务局、园林绿化局、城管执法局的相关负责人到场听取了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

苏丹委员

发展楼体绿化 打造“垂直森林”

苏丹委员提出,大城市病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对立,城市高密度建筑是城市人居环境恶化的直接原因。“高密度的建筑群让人们远离了自然,同时还是污染物排放、光污染、噪声污染的源头。”苏丹说,传统治理的方式就是城市绿化,虽然已经取得了重要经验和成果,但依然有结构性的缺失。

苏丹提出楼体绿化的建议。他说,楼体绿化就是利用建筑物的屋顶和墙身作为绿化的界面,是一种直接针对问题根源的解决方式,拓展了城市绿化的思维和空间,让钢筋混凝土的森林变成绿色的森林,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城市绿化率不足的问题。

“世界著名建筑师斯蒂法诺·博埃里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在意大利米兰市中心完成了‘垂直森林’项目,为全世界解决大城市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相对立的矛盾树立了榜样。”

不过,苏丹提出,实施楼体绿化是一个综合性的挑战,不仅涉及相关政策法规的调整,还需要科技和传统建筑技术的结合,因此它需要有计划、有步骤的实施,同时要有政策引导,还需要有工程的示范。

“上个世纪80年代,钱学森和吴良镛先生在通信中提到了山水城市的概念,这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它体现了东方智慧和审美情操,北京应当勇于接受这个挑战,在这个领域为全世界做出示范。”苏丹说。

郑华军委员

建立永定河文化博物馆

郑华军委员来自门头沟区,而北京的母亲河永定河就流经门头沟区。“这两年永定河河北段对北京永定河流域生态补水力度很大,这是件很好的事,但是经过我们监测,从河北进入门头沟的水,水质并不乐观。”

郑华军说,从河北来的水基本处于IV类或V类水质,这些水进入门头沟境内之后要流82公里左右到达三家店地区,而永定河的三家店断面是北京市内很多公园、湖泊的生态补水来源,同时也是北京的备用水源。“通过永定河自身的净水能力流到这儿,也仅仅达到III类水的标准,距离我们的环境用水要求还有一定差距。”

郑华军建议,应从市级层面建立一个永定河全流域、跨省市之间的联防联控机制,加强上游来水的监管,建立省市之间的沟通机制,拓宽省市间联合执法渠道,确保永定河水源。

此外,郑华军还建议建立永定河文化博物馆,“西山永定河文化带是北京的文明之源历史之根,我们作为门头沟人听到这个定位觉得确实很振奋,这个定位是比较高的,所以我建议在门头沟区建立永定河文化博物馆。”郑华军说,建立永定河文化博物馆,对于打造文化与生态并重的西山永定河北京人的精神文化名片具有重要意义。

褚潇炜委员

提升山区生态林管护水平

褚潇炜委员说,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京通过义务植树、飞机播种、封山育林、退耕还林等手段,将全市的森林覆盖率由12.83%提升到42.35%,林木绿化率由12.6%提升到15.3%,城市绿化覆盖率由20.8%提升到48.1%。取得这些可喜成绩的同时,应该思考如何保护这些来之不易的生态成果,“特别是作为森林覆盖率重要构成的山区生态林。”

褚潇炜说,山区生态林约占全市林地面积的85%左右,由于缺乏周期性的管护,正在经受着生长发育衰竭、病虫害发生频繁、防护效应减弱、生态功能降低、系统功能退化或丧失的风险。造成这些风险的原因主要在于山区生态林管护经费人员投入不足、日常管护水平不够、基础设施简陋导致火灾隐患突出等。

“林木的日常管护工作是提高林木成活率的关键,但目前山区生态林从事管护工作的大多是兼职人员。” 褚潇炜说,许多重点山区生态林缺乏管护,杂草丛生甚至大面积干枯,火灾隐患非常大。一旦起火,长久积累起来的生态成果将付之一炬。“尽管各区配备有森林消防专业队伍,也在重点山区进行了部署,但若真发生意外,鞭长莫及。”

褚潇炜建议,研究山区以生态保护为中心的生态育林管理机制;成立乡县村两级专业林管护队伍,包括人员配备、待遇、设备等的支出,由财政部门按照平原生态林的管护标准进行拨款;按照生态林的类型面积建立区乡镇村三级管护公司,充实配备林业管理人员。

王武军委员

管好过境超标重型柴油车

王武军委员说,2018年本市的PM2.5浓度降到51微克/立方米,蓝天保卫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我注意到,政府工作报告里两次提到了治理柴油货车的问题。”

王武军查阅资料了解到,2018年全市人工检查重型柴油车辆200多万次,处罚了30多万辆车,同时也制定了黑名单制度,通过对超标车辆停办进京证等方式遏制超标车辆进京。然而,王武军认为,目前对于过境超标重型柴油车尚缺乏有效管理,“只是过境不需要办进京证,而对于这类车辆仅罚200元,该过境还过境,该污染还污染。” 

为此王武军建议,“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2019年要制定移动源排放污染防治条例,制定条例的时候要综合考虑各地的问题,通过制度创新,进一步加强精细化的管理,制定出一些有效合理的法律法规,确保打赢蓝天保卫战。”

李迅委员

坚持节水优先饮水思源

李迅委员在谈到节约用水问题时说,2018年他参加了市政协组织的对南水北调工程沿线的走访和调研,深切体会到北京的水资源来之不易。

李迅介绍,北京人均水资源量只有100多立方米,按照国际公认标准,人均水资源低于1000立方米为严重缺水、低于500立方米为极度缺水。“但是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度缺水的城市?又有多少市民知道北京的水是怎么来的?”李迅说,要通过加大宣传让市民意识到北京是极度缺水的城市,一定要饮水思源。

“这么多年来我们虽然一直在提倡节水,但仍需加大这方面的力度,与北京城市的共治、精治、法治相结合,呈现出节水型机关、节水型企业、节水型社区、节水型家庭。企业在节水措施的推广、技术和生产运行方式的改进、节水调度、回收利用和减少消耗这方面要下功夫。”李迅说。

屈志奇委员

将平谷的生态桥工程向全市推广

来自平谷区的屈志奇委员表示,近几年来,市政府对郊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力度在逐年加大,尤其是水、气、污水治理等方面效果显著。然而由于资金来源和渠道、项目主体、实施周期等方面的不统一,导致工程经常反反复复。

“上回改水的刚挖了一次沟,这回改气的来了又挖一回,本来农村的街道就不宽,既给村民出行带来不便,还给老百姓的住宅带来隐患,也造成了重复投资的浪费。”

屈志奇建议,市政府应以美丽乡村建设为契机,加大农村改水、改气、改电、污水治理等重点工程的统筹力度,科学规划设计方案,统筹项目主体,统一组织实施。“变拉链工程为焊接工程,最大限度避免重复投资。”

此外,屈志奇还建议将平谷的生态桥工程向全市推广。屈志奇说,平谷区是生态桥工程的发源地,2017年创新探索了搭建政府企业农户三位一体的生态桥建设工程,将果园农业废弃物和养殖业废弃物通过生态环保技术加工制成有机肥料再囤田,变废为宝,实现了废弃物资源化循环利用。

生态桥工程实施以后,平谷的大气、水、土壤、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村容村貌得到了提升,实现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提升。屈志奇在建议将生态桥向全市广大农村地区进行推广的同时,还建议市政府对生态桥工程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

责任编辑:李娜(QU0007)